端午节,想起了妈妈包的粽子。

  今年的端午节到了,每当这个时候,粽子就会如同中秋节的月饼、北方春节的饺子一样成为必需要登场的节日主角。
  前段时间去肇庆游玩,路过一个地段时,同行的当地朋友建议说:“那儿有间皇上皇,我们肇庆最出名粽子专卖店之一,应该去看一看。”于是大家一起下车,兴致勃勃地赶了过去。
  我自小就爱吃粽子,在家时,年年端午节都吃的兴高彩烈。可是,当我看到皇上皇的店员们殷情的端出一盘盘各式各样的名粽时,我却一点味口也没有。因为广东的粽子和我家乡的粽子的做法大不一样,尤其是我妈妈包的粽子更是不同。
  小时候,我随父母住在一所学校,那时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教师,每天都要为工作和家庭而忙碌着。身为教师的母亲却有两样拿手绝活,一是装香肠、二就是包粽子。她包的粽子与众不同,别人都时兴用红枣、猪肉或咸蛋等佐料包在糯米里,而母亲只用纯糯米,不加任何佐料,但是包出来的粽子却清香扑鼻,甜美可口,连和粽子在一个锅里煮出的鸡蛋都余香阵阵,特别好吃。儿时的我是百吃不厌,越吃越爱吃,对别家的粽子看都不看。
  那时的左邻右舍都是母亲的同事,彼此之间在串门时也会交换粽子,他们也觉着我母亲包的纯糯米粽最好吃。有一年,有一家也尝试着包了纯糯米的粽子,送过来几个给我们姐弟几个尝尝,可我咬了一口就不想吃了,还是觉着我母亲做的最好吃。
  端午时分正是天气炎热的时候,那年代,绝大多数人家都是没有冰箱的,母亲就去学校的井里打来井水,将煮熟的粽子放进去,我们姊妹三人每到放学的时候,都争先恐后的跑回家,从水桶里捞起透心凉的粽子狼吞虎咽,惬意极了。
  后来,我到了广东,每逢春节回乡时,却总不是吃粽子的时宜,对广东的大街小巷仿佛一年四季都有的粽子,我又没有食欲,也就好多年没吃过粽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