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篇“张大嘴”与“粉蒸肉”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300篇》
  
  五星红旗升起的日子,“先有鸡蛋还是先有鸡”和“猴子变人”,是学习会上最热门的话题,阵阵热辩声和嘻嘻哈哈的笑声,有人争得面红耳赤,也有人则嫣然一笑。
  “触及灵魂大革命”的路线之争中,他们也跟着轰轰烈烈了一番,兄弟俩各撑一杆旗把妈气了个够。爸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不挂牌子游街就算万幸,哪敢参与争争斗斗,怕万一被“大义灭亲”。
  于是先有受贿还是先有行贿,受贿罪大还是行贿罪大的辩论,就成了兄弟俩的中心话题。
  谁之错谁为主,贪贿孰先孰后呢?盾拿吃饭做比喻据理力争:“当然是吃饭的欲望在先,做饭的行为在后,古人说‘寒,然后为之衣,饥,然后为之食’。有人想吃饭才会有人做饭、卖饭、送饭,决非做好了饭才有人想到了要吃饭。同样的理,有人想贪,然后便有了行贿,并不是行贿勾引出来贪的欲望。”
  矛又说:“干部一个个都是受过多年教育的先进分子,若不是‘糖衣炮弹’无孔不入钻进他家里去,人家哪里能中弹的,总没有‘入室操戈’吧”。矛吐沫四溅、侃侃而谈,越说越振振有词:“你那个粉蒸肉不勾引我的哥们,他哪里想得到要她行贿呢?”
  矛觉得应当首先惩罚勾引者、腐蚀者、拉人下水者、发射“糖衣炮弹”者。这话也有一些道理。没人行贿何从受贿,总不是上门翻箱倒柜吧。
  盾并不示弱:“张大嘴坐在沙发上左个研究右个考虑不肯批条子,人家跑断脚骨头也盖不来那章。雨季一来便要‘屋漏更逢连夜雨’,米粉肉是出于无奈才行贿的。”
  教哲学的退休老爸不乐意再用辩证法帮他们解围,常常是“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吾年迈矣!”他打算去街心公园聊天扯淡。只是才一只脚跨出门,还没有等跨第二只脚便缩了回来。
  老爷子加重语气说:“不过”――老爷子拖长了调门: “你们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而且是永远也不能改变的一点”。
  老爷子的话匣子管不住了,如连珠炮嘎嘎而出:“官员没有商品。他们是人民的勤务员、公仆、孺子牛。唯一拥有的是权力。他们把权力当成商品换取金钱,岂止是受贿而且还是贪污,是以权谋私还是非法买卖,应当数罪归一,仅仅五十大板够乎?”
  老爷子兴致盎然,机枪手般哒哒哒起来:“人民公仆不能和百姓比,百姓把他们当成学习的楷模而紧盯着,一言一行都向他们学。百姓看到官员不清廉,岂不也迈开脚步跟着,捞不着就偷……矛和盾的爸爸意犹未尽,妈妈又一声叫喊。他不讲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