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桶金赚发法

  美国谚语:人生最重要的是第一桶金。
  做傍家
  第一桶金:人民币1000元
  所谓做傍家,就是向垄断行业靠拢,做垄断行业的傍家。垄断饭最好吃,垄断行业的钱最好赚,这是众所周知的真理。如果能吃上垄断饭,哪怕只是分享一点残羹冷饭,也胜过外面的鲍鱼燕窝。
  王玉锁出生于河北霸州,三次高考落榜,从此放弃高考,开始做些小生意。王玉锁卖过葵花子、卖过啤酒,还卖过女用泡泡纱背心。王还做过一家塑料厂的业务员,但都没有赚到什么钱。1986年春节,生意失败的王拿着100块钱,准备去租车跑运输,没想到了人家又不许租车了。王在茫然之际,忽然想到倒腾燃气能赚钱,于是半途改道来到任丘。具体的经过据说是这样的:王到任丘后先住下来,下午去街上闲转,看到有个蔬菜公司卖钢瓶,就问一个姓樊的老大姐有没有气,并且约好了晚上见面。晚上,王买了一兜子刚下来的杏,骑着租来的自行车找姓樊的大姐去了。一敲门,门开了,王一看就愣住了,原来是他救过的一个人。那人说:玉锁,你怎么过来了,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啊?王说,大哥,怎么是你们家?“大哥”说是呀。从此问题解决了。王也从此柳暗花明又一村。“大哥”先让王捡了一套设备回去,然后由“大哥”负责给王联系气。
  赌一把
  第一桶金:人民币100万元
  身上有赌徒气质的中国民营企业家有一大批,但他们中间最大的赌徒是史玉柱。十几年来,史玉柱一直是中国经济界的风云人物。
  史在成功开发M系列汉字处理系统以后,见房地产和保健品有利可图,又开始转移阵地做房地产和保健品,开发脑黄金,一直到“巨人事件”出现。史于1993年获珠海第二届科技重奖特等奖,珠海市政府奖励其奥迪轿车1辆,三室一厅103平方米住房一套,奖金63万元,引起全国轰动。史从打广告中尝到甜头,以后以高密度广告轰炸为主要特点的“史氏营销学”,一直贯穿史玉柱商业活动的始终,并在国内企业界风行一时(史的创业故事非常繁杂,这里只述其概要)。
  头啖汤
  第一桶金:人民币50万元
  广东人喜欢喝老火靓汤,生意场上却讲究喝头啖汤。所谓头啖汤,就是第一拨儿出锅的汤。
  黄将这50万视为自己淘得的第一桶金。2001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排名第40位的张璨也是这样。黄是攒电脑,张则是整台倒电脑。后来黄也明白了这个道理,成立爱必得电脑公司做整机,但已经比张慢了一大步,所以,如今张已进入了富豪行列,黄则还只能算是一个富翁。1992年,北大“结业”的张与丈夫拉起达因公司,借了300万,南下广州倒电脑,2万块钱一台的电脑到北京可以卖2万3,一台电脑就可以净赚3000元,堪称暴利。张因此一上手就赚了上百万。在这个问题上,张比黄高明,但柳传志又比张高明。柳传志不但攒电脑、倒电脑,还用联想的牌子自己做电脑,所以,柳的事业做得又比张大得多。同样是一道头啖汤,黄、张、柳各自喝出了不同的境界,也喝出了不同的结果,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值得玩味。
  蒸桑拿
  第一桶金:人民币30万元
  所谓蒸桑拿,就是从社会热点中淘金。
  需要说明的是,孙非常年轻。孙现在虽然还只能称做富人,还称不上富豪。但富豪是需要时间来培养的,以孙的年轻,还等得起。我们可以将新东方的俞洪敏当做是孙的照影。同样是做英语培训起家,俞洪敏早已身家过亿。
  借东风
  第一桶金:人民币200万元 (风险投资)
  借东风的含义有好几种,一种是方兴东式的,一种是尹明善式的。1999年3月,方趁世界首富微软比尔・盖茨在中国推销“维纳斯计划”,在《南方周未》发表《“维纳斯计划”福兮福兮》,同年5月,方与王俊秀合作出版《起来――挑战微软霸权》。方以斗士面目出现,与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公然唱对台戏,虽然到目前为止,大多数人仍旧搞不清楚什么叫“维纳斯计划”,但因为微软和比尔・盖茨的原因,并不妨碍当时方一夜暴得大名。1999年9月,方趁热打铁,与人合伙成立互联网实验室,资本金10万元。两个月之后,两位风险投资商慕名而至,投资200万元,占公司股份5%。以此计算,方等人的10万元投资,即有两个月之内便升值接近400倍,创造惊人神话。
  以尹这种手法进行创业起步的中国富豪不在少数,此手法后来颇遭人非议。有人认为这是国有资产流失,也有人认为这是不正当竞争。还有一种形式的借东风,即为大企业搞配套生产,或者像思科那样,为互联网站提供设备,为某种形式的社会或技术热潮提供外围服务,借此发财,俗称卖水。此形式风险小而见效快,收入稳定有保障,对实力不济,正处起步阶段的创业者来说,具有非常价值。
  典型代表:朱新礼
  可效仿指数:★★★☆
  如今一提汇源是鼎鼎大名,尽人皆知,但提到朱新礼就没有几个人知道了。这是因为朱一贯行事低调,很少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朱原是山东省沂源县一名国家干部,官至县外经委主任。1992年朱辞职下海,买下当地一家亏损超过千万元的罐头厂。所谓买下,其实打得只是一张远期期票,当时朱并没有钱。朱以答应用项目救活罐头工厂,养活原厂数百号工人,外加承担原厂450万元债务等条件,将罐头厂拿到手后,当时手头缺钱的朱想到的办法是搞补偿贸易。补偿贸易,是国际贸易的一种常用做法,在朱新礼那会儿国内却鲜为人知。朱通过引进外国的设备,以产品作抵押在国内生产产品,在一定期限内将产品返销外方,以部分或全部收入分期或一次抵还合作项目的款项,一口气签下800多万美元的单子。朱当时答应对方分5年返销产品,部分付款还清设备款。1993年初,在20多个德国专家、工程技术人员的指导下,朱的工厂开始生产产品。也许是活该朱鸿运当头,正在这时,朱听说德国将连续举办两次国际性食品博览会。朱立即购买机票,单刀赴会(朱没有带翻译的原因是因为当时他买不起2张机票),在当地华侨的帮助下,朱先后在德国摩尼黑和瑞士洛桑签下第一批业务:3000吨苹果汁,合约额500多万美元。朱由此掘得第一桶金。此后朱一帆风顺。如今,汇源早已成为中国最大的果蔬汁生产商,朱的身家,据估计超过70亿元,曾多次入选《福布斯》中国富豪排行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