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页报告《2083:欧洲独立宣言》揭示挪威血案动机(转载)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地时间周六,挪威籍恐怖嫌犯被控犯下两起袭击罪行,致92人遇害。据挪威及美国官方知情人士透露,此人留下的布告详尽地记下了其作案的预谋过程,还号召发动一场基督教保卫战,避免欧洲陷入穆斯林之手。
  正当震惊不已的挪威人还没有从该国自二战以来的最严重袭击中回过神来,一位名叫安德斯伯林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的32岁嫌犯肖像浮出水面。 警方证实,此人为右翼原教旨主义基督徒,身边的人看他是个嗜枪如命的人,成天处心积虑如何应对多元文化主义和穆斯林移民的威胁。警官罗杰安德列森在电视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警方现在还不清楚他是单独作案还是同伙作案,目前掌握的情况就是此人为右翼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
  疑犯的这份长达1500页布告在发动袭击之前数小时被放上网。在布告中,布雷维克逐日记述了数月以来精心策划此番的袭击的过程,他还声称自己属于一个旨在“夺取西欧国家军政大权、实行文化保守主义政治纲领”的小团体。他预测,战火一开,将会有一百万人死伤。他还说:“没时间开展对话了。我们给过和平一个机会。现在是武装反抗的时候了。”
  这份布告署名为安德鲁伯尔维克(Andrew Berwick),是他转译成英语的名字。一位透露该案进展的前美国政府官员称,调查人员相信布告系出自布雷维克之手。
  布告全称是《2083:欧洲独立宣言》。布告将自由主义和文化多元主义等同于“文化马克思主义”,这将“摧毁欧洲基督教文明”。
  布告还披露了2002年4月在伦敦召开的一次秘密会议,为的是重建“圣殿骑士团”。“圣殿骑士团”是十字军东征时期的一支军事组织。来自八个欧洲国家的九名代表出席了会议,布雷维克本人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三位代表未能到会,其中包括一名“欧美人士”。尽管调查人员可能正在核实这些人的身份以及他们与布雷维克之间的关系,但布告未列出与会者名单,亦未提及他们是否知晓布雷维克正在策划袭击事件。
  挪威防务研究所的反恐专家托马斯黑格汉马(Thomas Hegghammer)称,布告与奥萨马本拉登(Osama bin Laden)等基地组织头目的文告出奇的相似,只不过叙述角度不同,是从基督教徒而不是穆斯林的角度出发。布雷维克的布告与基地组织的主要文告一样,充斥着与十字军有关的内容。这显然是借古喻今,号召人们像历史上悲壮的十字军东征那样进行一场末日战争,以击败宗教和文化上的敌人。
  黑格汉马表示:“这些内容仿佛基地组织照镜子,只不过镜子里的东西全是反的。”
  据信,布雷维克周五上传了一部视频,总结归纳了他的观点。在片子最后,布雷维克身装军装,手持攻击性武器。群体性杀人嫌犯极少有这样明目张胆地逐一记述自己的“事迹”。布告详细记述了他购买化学药剂、笨手笨脚的试制爆炸物、6月13日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第一次成功引爆一颗炸弹的情景。
  他在散布制作炸弹过程中还穿插了他看电视的细节,他看的电视包括欧视(Eurovision)音乐竞赛和美国政治剧《盾》。布告最后的结语让人不寒而栗:“就写到这里吧。现在是7月22日星期五,12点51分。”
  显然,此番袭击看来是精心策划过的。据警方介绍,布雷维克先是引爆在17层高的政府办公在楼外的汽车炸弹,炸死至少七个人,吸引奥斯陆警力到奥斯陆市中心。随后他乘坐渡轮前往乌特雅岛(Utoya Island),在那里对挪威当前以及未来的警界精英发动了极其精准的袭击。他身着警服,宣称此行是要检查这些年青人的安全。这些年青人正在参加政治夏令营,其中许多人是执政的工党党员后代。
  为此他将宿营的人全部召集起来,再用长达90分钟的时候冷静地将这些人逐个枪杀,并追杀脱逃的人。至少85人当场丧命,许多人才16岁。警方周六晚上称,死亡人数预计还将进一步上升。许多人还陈尸在奥斯陆被炸的政府办公大楼里,乌特雅岛上至少还有四人不知去向。
  警方还透露,未起爆的弹药仍藏在奥斯陆市中心的建筑物里,也不排除布雷维克有同伙的可能。布雷维克装备有自动步枪和手枪,接警约40分钟之后,警方赶到岛上,布雷维克随即向警方投降。布雷维克在挪威东部雷娜(Rena)登记了一家农场,这样他就获准购进大量硝酸铵肥用来制造炸药。当局正在调查这起爆炸案中的炸弹是否含有该化学品。
  除了这份布告,布雷维克还留下了其他作案动机。就在惨剧发生前几天,脸谱和推特上出现了以他的名字注册的账号。脸谱(Facebook)页面上提到的哲学家有马基雅维利、康德和约翰斯图亚特穆尔(John Stuart Mill)。他在推特(Twitter)上发的微博没有呼吁诉诸暴力,只不过转述了穆尔的话――“有信念的人胜过10万唯利是图的大军。”――意思是觉得自己有能力犯下滔天罪行。
  这些微博,乃至之前他人对布雷维克的了解,很难让人预测到周五会发生如此惨绝人寰的暴行。在此之前,他一直是右翼的进步党(Progress Party)党员。进步党从抗税起家,后来一直反对移民和穆斯林。
  进步党党员、主管交通运输的奥斯陆副市长杰然卡尔米尔(Joran Kallmyr)称,他在2002年和2003年间在当地党的会议上跟布雷维克见过几次面。“他很恬静,甚至还有一点点羞涩,”卡尔米尔表示,“不过那时候他挺正常人,言行举止很端正。他从来没有告诉我们什么极端思想,也没有发表过类似的演说。我们绝对不会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大家全都震惊了。”
  布雷维克于2006年退党,显然是对该党立场向中间靠拢感到失望。卡尔米尔说:“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不喜欢我们的政策,然后就走人了。”他在网上发的贴子也对保守党(Conservative Party)不满,指责该党放弃了对抗多元文化主义的斗争。
  可是,周五,他将怒火引向了领导执政联盟、立场中左的工党。 “布雷维克觉得多元文化主义正在侵蚀社会,其背后的推手就是首相和工党――当代挪威政治的首要党派,” 挪威国防研究所(Norwegian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研究员安德斯罗马尔海姆(Anders Romarheim)称。
  不过这场袭击事件本身,再加上为策划这次事件为期数年的事实,提出了一系列问题:一心扑在应对伊斯兰恐怖袭击威胁的挪威安全当局,是否忽视了反伊斯兰右翼势力的威胁?“此人是挪威版的麦克维(Timothy McVeigh),”挪威北部特罗默索大学(University of Tromso)政治学家马库斯巴克(Marcus Buck)表示。麦克维是右翼的1995年美国俄克拉荷马州联邦政府爆炸案主犯。“这是右翼国内恐怖主义,关键问题是挪威安全当局有多少精力从数十年前就心知肚明的最大威胁”转移到伊斯兰民兵上去。
  挪威警察安全处发布的国家安全展望报告显示,挪威并未重视右翼和民族极端分子可能造成的威胁。同时,报告重点关注激进穆斯林造成的威胁,而激进穆斯林此前反对挪威军方干涉阿富汗、利比亚和其他战争。
  2011年初挪威警察安全处发布国家安全展望报告,认为极右派和极左派分子将不会对挪威社会稳定造成严重威胁。此次爆炸和枪击事件发生后,挪威官方仍持类似的立场。
  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在周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和其他国家相比,挪威极右派问题并不严重。然而,我们一直在密切关注部分团体的举动,警方也意识到部分右翼团体的威胁。”尽管挪威政府此前已经注意到右翼团体,其极有可能漏掉了安德斯布雷维克(Anders Breivik)。
  挪威反种族主义中心主任卡里利恩帕特波利(Kari Helene Partapuoli)表示,布雷维克不属于任何她所知道的新纳粹暴力性质团体,而他在袭击前一周在网上发布的消息也没有表现出暴力倾向。
  “他说出来的话和做出来的事差距巨大,因为他的行为和言语根本是两码事”,她说道。挪威射击协会秘书长爱丽德格鲁文(Arild Groven)证实,布雷维克是该协会旗下520个俱乐部中一个俱乐部的成员。格鲁文表示:“我们都看到和读到了发生在美国的枪击新闻,但挪威没有发生过这类事件。”
  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克里斯蒂安乌尔里希森(Kristian Ulrichsen)称,本次袭击由本国人民发起这一点让挪威人感觉更以接受。“美国发生9/11事件,人们还可以问‘他们是谁?’,并将怒火发泄到别人身上,但我们不能推卸责任,他就是我们中的一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5 − fi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