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魔力奥以及其他

澳洲的禽兽都有一种别致的可爱:
  比如众所周知的袋鼠,澳洲人视为一往无前,绝不后退的勇气的象征,布里斯班河转弯的地方有个著名的“袋鼠角”,然而,在这里你寻找不到袋鼠,当年的袋鼠们被土著追逐,朝着悬崖奔跑,死都不回头的个性,最后为今天的游客留下了“袋鼠角”的美妙回忆。
  比如美眉派痴迷的考拉,随时随地都能进入梦乡,遭遇惊吓或者危险,唯一会做的就是埋下头颤抖着大便,丢下很多黑乎乎的地雷,大概也只有这块没有肉食性猛兽的土地,才能让这样的笨宝宝生存吧。
  再比如在分类中从目到科到属到种,都特立独行的鸭嘴兽,当1880年一个鸭嘴兽标本送到伦敦时,曾使英国有名的生物学家们大发雷霆。他们断言,这个标本是几种不同的动物拼凑起来的,并扬言要追查是什么人敢如此恶作剧,这拍案者之一,就是恩格斯。由于鸭嘴兽既下蛋,又吃奶,生物学家们伤透脑筋,不知道该把它列入哪一类动物。若与爬行动物相比,鸭嘴兽显然是比较高等的动物,因为它虽属卵生,却是哺乳的。但在哺乳动物中,它却是最低等的。它生蛋和排泄粪尿都用同一个器官,所以又称单孔类。从基因看鸭嘴兽性别,在鸭嘴兽的基因中,最为奇特的便是10个负责性别的染色体,鸭嘴兽可能会拥有25种不同的性别,虽然这一现象在实际中并未发生。
  借用国观JY最喜闻乐见的语句: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真是一些神奇的禽兽!
  澳洲之行的导游是个移民澳大利亚的中国人,从他的言行来看,应该归入JY。
  1,导游告诉我们,经济危机导致澳大利亚人纷纷放弃出国休假,而来的中国游客数量却达到历史新高,其实90%都是官员及其亲友公费出国铺张浪费堆出来的泡沫。
  导游面红耳赤。
  2,导游告诉我们,澳大利亚法律禁止遗弃狗,澳大利亚人对狗又特别有爱心,所以街头看不到流浪狗,民主的光辉普照到了小动物身上。
  导游沉默不语。
  
  我很好奇的问:我的一个同学2006年来悉尼留学,到现在为止,遭遇一次街头抢劫,一次住所抢劫,财物被盗三次。而且由于澳大利亚的法律保护未成年人非常非常的体贴入微,导致“童党”横行,公然杀人。保护原住民和宗教自由的法律也带来了“澳洲土著党”和某教教徒的嚣张。一起去情人港的路上不是还有幸目睹了好几十辆野蛮摩托的狂飙么?后面一辆警车有气无力的追着飞车队伍的尾巴,一辆接一辆飞驰摩托的轰鸣害得我们捂着耳朵躲在路边等了好一阵子。
  
  我很好奇的问:我的同学告诉我的怎么不是这样的呢?持有Medicare卡的公费医疗是不能选择医生不能选择治疗方式,一切听从医院安排。澳洲的就医方式实行家庭/全科医生首诊制,也就是有任何的门诊需要应先行到家庭医生/全科医生处预约看诊,GP不是什么病都能治,说夸张点GP什么大病都治不了,GP根据病人的病情,GP会写推荐信给病人到专科医生处就医。此外并不是全部给免费的,很多情况是要自付差额的,还有很多类别的规定只能免费很少额度或者完全不承担,比如牙科,非临床治疗,物理治疗等等。药费则是根据收入情况,分四个档次进行减免,即使是最低收入者,药费也不是全免的。
  导游对车窗的景色突然产生了兴趣。
  5,导游告诉我们,澳大利亚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在澳大利亚各级议会,议员可以突袭提问。而在提问质询期间和辩论期间,那些措辞严厉和跌宕起伏的场面都会得到现场直播和广泛的报道。这种做法使澳大利亚赢得了公众辩论机制健全之美誉。
  导游拿出一瓶矿泉水,喝呀喝呀喝呀.........................
  6,导游告诉我们,他有时上网闲逛,去过天涯论坛,还发过言。
  导游勃然大怒:你以为我是牛连射还是狗念经啊?????
  好吧,正儿八经的说,澳大利亚是一个旅游度假的好地方,景色秀丽,环境干净,空气新鲜,生活消费虽然贵了点,综合物价大概是中国国内的四到六倍,不过收入也是国内平均水平的五到十倍,虽然经济危机的影响带来一片萧条,但毕竟发达国家的底子在那。
  虽然老被挤兑得张口结舌,导游还是很高兴接待中国团,6点下了班他还兴高采烈的义务陪我们到处溜达,嘴巴难得闭上,从头到尾滔滔不绝。
  本着国观每个话题最后都会归结到JY与FQ之争的伟大光明正确原则,最后闲扯几句关于两位中立人士的看法(老实说,我总觉得黑天同学是该算作精英人士的)。
  黑天六必治同学博学多才,文思敏捷,言语犀利,总让我想起当年的某位爱卖辣面子的贵族同窗,无论JY还是FQ的言论,常常是慢条斯理的抓住某处痛脚,温柔淡定的一针扎下去,再揭开来恩赐一个鲜血淋淋,入木三分的既不给面子也不给里子的判定,然后施施然的不顾而去,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魔力奥00000000X在某种程度上,和黑天有很多相似之处,无论思路,视野,言辞,都有精妙独到之处。不过,特立独行的个性走向了极端,未必能风轻云淡,过于执著那些个人的恩怨,念念不忘自己和某些版主,某些FQ的是非纠葛,不免让自己深陷局中而迷失,有时沦落到辱骂中伤,更是有失风度失于下乘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纷争才会不是一潭死水,有暴风骤雨的酣畅,也该有波澜不惊的恬淡。
  可惜的是,说起容易做到难。
  来说是非者即是是非人,
  我本俗人,
  所以,
  不能免俗,
  那么,
  你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wo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