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fishingman)

  一,亚航 生意 断指
  到了墨尔本机场由于我申带了辣椒和花椒还有火锅底料 所以我做了申报,和老外说了半天他还是把我指向了最严格的检查通道.. 过去一看心凉半截,好大一只狗!狗鼻子是最灵敏的,估计这次申报的东西要背扣了,但是这只澳洲狗估计是不喜欢中国辣椒和花椒闻一闻理都不理就走了,我也顺利的蒙混过关…… 其实我在重庆就把这些东西抽了真空,哈哈。老婆已经迫不及待的在机场等着她的两个宝贝,我老婆大学毕业后进入外企工作接触老外比较多,2013年辞职后来到澳洲读书,当时我们本意是有时间和机会出国看看。来了之后才发现读书可以顺便拿一张绿卡,享受这里的福利。还真是赚到了,不过后来我们偶尔算算细帐发现老外的政策和体系非常善变和狡猾,所以我身边有绿卡的朋友很少有选择加入澳洲国籍的,拿个绿卡进出方便就行了。其实国外更现实,有钱就是老大这句话更适合这里。由于文化差异华人移民不太可能在第一代就融入当地主流社会文化,但也不存在什么二等公民一说。反正就是自己玩自己的 过自己的。好山好水好寂寞,这句话倒是这里新移民最爱挂嘴边的。
  牧师姓周,香港人。来澳洲20几年了,之前是香港的特种兵,也做过很多年专业潜水员(水下工程作业的那种),他经历过海上失联漂浮..并且还有多次水下遇险经历比如手指被压准备拔刀断指,船厂新船下水事故等.. 反正就是个牛人,和他一起我都莫名其妙的有着一种安全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