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在铁血发过一次 谁知那里的版主不给我加原创
  
  1汉族人口迁移
  东汉末年开始,中国进入长期战乱,人口数量与分布发生重大变化。黄河流域屡遭战争,十室九空,人口大量南迁。三国时期没有具体人口调查数字,今人估计应在3000万左右。但《晋书》记载,太康元年全国仅246万户,1616万口。[ 转自铁血社区 西晋的统一局面并未持续,全国又爆发了永嘉之乱。中原人民为躲避战火纷纷南迁,南方因而设置大量侨州。《宋书》记载大明八年户口数为90.1769万户,517.4074万口。由于当时隐匿人口数量非常严重,这个数字并不真实。今人研究认为刘宋人口数量最多时有1800―2000万,北魏在3000万左右。
  隋唐五代时期西元589年,隋平陈,中国再度统一。据《隋书》记载,大业五年全国户数为907万。
  安史之乱后全国人口发生重大变化。北方人口再次大量南移。襄州人口增加120%,鄂州增加100%,苏州增加30%,泉州增加50%,广州增加75%。五代十国时期南方九国中,只有吴和吴越两国君主为南方本地人,南汉君主是早期移民后裔,其它六国的君主均为北方移民。
  宋辽金元时期
  若仍以秦岭淮河为界,崇宁时北方有户540万,南方有户1240万,显示南方人口继续增长,中国进入南北人口变化转折时期。北宋末年金兵南侵,北方人口又一次大规模南迁。其先后有两次高峰。第一次在1127年靖康之难,大批衣冠士族南渡淮河流域,直到绍兴议和为止;第二次是1161年金主完颜亮毁约南侵,南宋政府以优待政策招徕北人,于是大批人口渡淮南迁。13世纪初期,南宋与金均进入人口峰值,分别有人口8500万和5600―5700万。
  据《元史》记载,至顺元年(1330年)全国有纳赋户1386万户,口5951万。实际户口约有1700万户、8500万人左右。
  明清时期
  清代康熙年间全国人口已有1.6亿,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已至3.115亿,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为3.831亿,这时清代中期人口最高值。南方人口比重为71.4%,北方28.6%。人口超过两千万的有江苏、安徽、山东、河南、浙江、江西、湖北、四川、广东;不足两千万的有直隶、湖南、福建、山西、陕西、甘肃;不到1000万的有云南、贵州。人口最密集的地区有太湖平原、长江流域、大运河沿线。咸丰元年(1851年)太平军起事前全国有人口4.36亿。后不断下滑到2.5596亿(同治5年),1898年(光绪24年)时人口回升到3.1972亿。
  摘自百度百科
  南方的汉族血统明显纯于北方
   [B]2汉族南北血缘[/B]
     早在1929年,我国学者就发现了汉族ABO血型南北人群的差异。近日,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袁义达的《中国姓氏:群体遗传和人口分布》一书更是指出,汉族南北之间存在着遗传结构上的差异。以我国南方的武夷山和南岭为界,南北两地的汉族血缘相差甚远,南北两地的汉族血缘比南北两地的汉族与当地少数民族的差距还要大。从生物遗传学的角度讲,我国的汉族只是文化上而非血缘上的完整群体。
    中国人最早的ABO血型的正式数据出现在1918年,到目前为止,中科院遗传所的研究人员一共收集了655份有关中国人的ABO血型的国内外文献,共计1818180人。除去少数民族的数据,有关汉族的文献325份,统计学上有效文献305份,计909900人的血型数据。研究人员用这305份的中国汉族ABO血型数据得到了汉族的地域亲缘图。该图表明,南方人群(包括福建、台湾、广东、澳门、香港、广西和海南七省区)同北方人群(除去南方七省区)生物遗传距离比人们想象的要远得多。
    由于“姓氏基因”存在,通过对同姓人群迁徙的研究,就可以掌握群体的遗传情况。
    汉族南北两地的血缘的差异是如何形成的?袁义达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从我们先祖长期的迁移、混居和融合中寻找答案。由于ABO血型是1900年才被奥地利人发现,现在所说的遗传基因更是近几十年的事。那么,要研究1900年之前的汉族群体遗传的情况,一个便捷的渠道就是研究“姓氏基因”。
    袁义达说,他们收集了几十年来上百万份血型数据,经过计算机聚类统计分析后发现,不同人群的血样中的血型、酶、蛋白质的区域分布和人们姓氏的区域分布高度一致。这种高度一致当然不是一种偶然性的巧合,它恰恰反映了中国人的姓氏分布与遗传血型的分布存在必然的内在关系。中国人一般都是子女承父姓,这种姓氏的传递方式与代表人类男性的Y染色体的遗传方式相同,而且从研究来看,中国人姓氏的传递是连续和稳定的。这就是说,各个历史时期的同姓人群的分布不但记录了当时社会进化的痕迹,也反映了人类遗传物质在人群中的分化过程。在汉族的社会中,宗族观念根深蒂固,直到1949年前,同姓同宗仍是一种很强的联系纽带。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汉族人习惯于同姓聚集,几姓联宗,这种生活方式的结果就是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同姓人群。中国同姓人群的历史、数目和规模是中国人特有的社会现象,ABO血型的分布正是受到了同姓人群分布的选择。
  
  
  
  中国人姓氏的历史至少已有4000年以上,主要起源于中国西北和中原地区的民族,融合并同化了各个时期周边各民族的姓氏,形成了中国几千年来一直在使用的汉字姓氏。
    根据1000年来的中国人姓氏分布和对人群迁移、混居和融合情况的分析,基本上反映了当时的民族联合和进化的历史,也说明了中原地区的人群是组成中华民族的主体,它融合了南北各个时期的民族成分,尤其是北方地区的民族成分,形成了互相依存不可分割的当代的中华民族的整体。当代人群分布的情况基本上与明朝、宋朝人群分布具有很高相似性和渐渐变化的过程,它们之间的区别点正是反映了这1000年期间人群进一步迁移与分化的结果。
    汉族南北两个不同的群体形成,是由社会历史的发展、地理上的隔离以及语言的不通等原因造成的。
    汉族南北两个区域人群在历史上是怎么形成的呢?袁义达认为,华夏民族在长期的迁移和进化过程中,北方地区主要交往和融合的是北方地区的少数民族,如匈奴、鲜卑、突厥、羌、蒙古等属北蒙古人种的民族。而两广闽台地区主要交往和融合的是南方地区的少数民族,如南越、交趾等属南蒙古人种的民族.
  
  
  
  
  
  
  (1)北方话的代表普通话属于北方方言中的东北方言用偏于一隅的方言做民族共同语是否合适显然值得探讨。首先对推广民族共同语就不利,更重要的是东北方言丢失了大部分汉语方言所具备的特征,还带进来某些外族口音。比如大部分汉语方言能够分尖团音,东北方言就分不了;大部分汉语方言能够区分入声非入声,东北方言就分不了;东北方言的轻声,实际是声调丢失,这种现象是母语无声调的满蒙族人留下的特征,其他方言区都没有轻声现象;东北方言儿化音非常多,也是其他方言所没有的。
  阿尔泰语系的特点是语素少、音节多,最极端的例子是日语。东北方言相对于其他方言也有这个特点,这给表达带来很大困难。比如稍微学术一点的普通话演讲,光用口语是不行的,必须辅以文字说明,因为音素少而导致同音词现象太多了。在音译的时候也很麻烦,常常要用两三个音节对应外语一个音节。
  南方方言分成两大区:湘吴闽,赣客粤。湘吴闽的特点是有浊辅音、鼻化韵。赣客粤的特点是保留了入声、分尖团,尤其是粤客保留了合口鼻音,这在音译时非常有用。 分尖团
  
  普通话一般把sam译成“山姆”,拼音为shanmu,三个字母变成六个字母,一个音节变成两个音节,信息冗余度翻了一翻,效率低下,如何能体现汉语优越性!粤语一般译成“森”,因为粤语中“森”的读音就是sam。
  分入声
  举几个例子:
  达 dat 扎 zat
  上面是粤语读音,只要把韵尾去掉,几乎就是北方方言发音,所以参照粤语发音作拼音,既不妨碍北方人发音,又方便北方人学习南方方言,也方便北方人翻译外来词汇,不至于搞中港台各译各的,没有通用性。
  (2)从古诗词的押韵
  《诗经》是西周初至春秋中期的诗歌集, 其名句:
  (*每句最后一字注音, 粤语用英文发音规则注音, ’满大人’用拼音)
  关关雎鸠, (粤语:Kao ’满大人’:Jiu)
  窈窕淑女, (粤语:neoy ’满大人’:Nu)
  
  
  唯觉尊前笑不成.(粤语:Sing ’满大人’:Cheng *不压韵)
  替人垂泪到天明.(粤语:Ming ’满大人’:Ming)
  
  
  丈人试静听,贱子请具陈。(粤语:Tsun ’满大人’:Chen)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粤语:Sun ’满大人’:Shen)
  
  
  海内此亭古,济南名士多。(粤语:Do: ’满大人’:Duo)
  修竹不受暑,交流空涌波。(粤语:Bo: ’满大人’:Buo)
  贵贱俱物役,从公难重过。(粤语:Go: ’满大人’:Guo)
  (*每句最后一字注音, 粤语用英文发音规则注音, ’满大人’用拼音)
  王勃「倬彼我系」
  倬彼我系,出自有周。(粤语:Zao: ’满大人’:Zhou)
  居卫仕宋,臣嬴相刘。(粤语:Lao: ’满大人’:Liu)
  
  
  驱烟寻涧户,卷雾出山楹。(粤语:Ying: ’满大人’:Ying)
  日落山水静,为君起松声。(粤语:Sing: ’满大人’:Sheng *不压韵)
  「游梵宇三觉寺」王勃
  叶齐山路狭,花积野坛深。(粤语:Sum: ’满大人’:Shen)
  遽忻陪妙躅,延赏涤烦襟。(粤语:Kum: ’满大人’:Jin)
  由此可见, 粤语发音与古汉语更为相近
  满清在入主中原的初期,曾将保持"国语骑射"作为维护统治的一项基本国策,要求满人说满语写满文,并在北京城内设立学校,意在推广满语满文,但由于满人游牧民族的本性和其短暂的历史文化局限了满语的发展水平,至入关时满语仍旧是一种比较原始的语言,它的发音和语法不成熟,词汇量更是少的可怜.对于常年累月生活在深山老林的满人,初入北京时好象刘姥姥进大观园般大开眼界,很多普通平常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也成了新鲜事物,小到一种普通花卉和日常用具,大到宏伟建筑和旖旎风景,用满语都无法表达.而象汉人的某些高级语言比如医学用语科技用语文化用语等满语更是无法表达,此时,面临着如何统治中国奴役汉人这个大难题的八旗贵族,又遇到了一个比汉人的抵抗更为头痛的问题--语言危机.征服可以使用屠刀,统治就不能只用屠刀了,为了巩固黑暗统治满足其政治需要乃至生活需要,满人迫切的需要一种能够很好的表述自己想法的语言,想在短时间内改良丰富满语显然不现实,至此,学讲汉语成了满人唯一的选择,于是八旗贵族们开始他们邯郸学步的模仿历程.满清这种虚心学习,绝对不是他们所鼓吹的推崇汉文化,实在是为了达到其政治目的无奈之举,是一种"工作需要",完全属于不得已而为之.
  从语言的本质上看,尽管入声字消失了,但是满清官话还应该属于汉语方言的一种,它毕竟较大部分保留了古汉语的发音,但这无疑是一种最难听的汉语方言.由于满清官话是八旗贵族的官方语言,自然影响着中国的每一地区,从统治阶层逐步渗透到平民百姓,由北京城推广到周边地区,名正言顺的成为了中国的国语.但是中国幅员辽阔,从地域上来讲,满清官话在北方几乎达到普及的程度.而在南方的部分地区,例如江浙两广福建等地由于地处偏远,则受到影响较少,入声字在这几个地区也得到了较好的保留并直至今日,这就是操方言的南方朋友朗读古诗词时顺畅压韵的原因
  东北话里的满语
  比如北京话的这样一句:“这小蜜挺棒, 牌儿亮啊,哪儿拍来的?人长的帅,喜欢你的女孩儿就是多。” “小蜜”自然是来自英文的miss,但“挺”,“牌儿亮和“拍”“帅”都是满语词汇的音译。
  东北话的“磨即”、“磨蹭”(北京话里也有“磨蹭”),是来自满语的“moji或moduo
  东北人和北京人管腋下叫做gazhiwo,开玩笑时挠人家腋下叫“gezhi”或“geji”,这也是满语腋下和挠腋下的音译。
  汉语里的“巴不得”也是来自满语,只不过稍微变化一下。
  汉语里的邋蹋来自满语的“lete”,比如我小的时候喜欢穿军装和大盖帽,出去玩身上弄的很脏,我妈就说我像lete兵
  汉语里“裤裆”一词来自满语,也就是东北话的“kabudang”,中国明朝以前的黄色小说里说那个地方都是用“胯下之物”,裤裆的叫法是后来才流行的。
  “那个人脾气可真是个色(gesai),不好打交道”,这里的个色也是来自满语,意思是特殊。
  “这人说话怎麽这麽罗嗦”里的罗嗦也是来自满语,与shaodao或絮叨一样。
  XXX润肤露细心喝护您的健康”,护字沾汉语的边,可这“喝”是从哪来的?古汉语并无此用法,原来是满语“hekur”,那是照顾,看管的意思。
  东北有一种用羊或猪的骨关节来玩儿的游戏,叫“galeha”,当然也是满语。
  汉语方言之满语借词
  埋汰(脏)
  嘎拉哈(羊拐骨或猪拐骨,用于游戏)
  饽饽(糕点,后亦指饼干)
  萨其马:来源于满语sacima,原意为「狗奶子糖蘸(狗奶子为野果名)」
  嬷嬷:来源于满语meme,意为「乳」、「奶」,转意为「乳母」
  哈喇(h la):来源于满语har,意为「刺鼻」,今意为食用油变质[ 转自铁血社区
  勒勒(l le):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leolembi,意为「谈论」,现转义为「空谈」
  磨搓(m ceng),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moco,原意为「迟钝」,今意为「繁琐缓慢」
  咋唿(zh hu):北京、东北方言,来源于满语cahu,意为「泼妇」,现在意为不沉稳,喜欢大唿小叫
  邋遢(北京话发音为l te):来源于满语lekde lakda,原意为「胖人随行」、「衣摆下垂」,形容人穿戴不整齐,不利索南北方言如此不同,究竟谁代表了传统的汉话?这我们不能不回顾到历史事实。远的不说,汉族语言文化中心本在黄河流域,东晋的南渡和南宋的偏安,两度将文化中心迁往南方。头一次东晋继而宋、齐、梁、陈五朝北方完全在鲜卑族北魏,以后是东魏、西魏、北齐、北周的统治之下。北魏孝文帝曾禁止胡服胡语,可见胡语即鲜卑语在华北必甚普遍。北齐又因鲜卑人反对情绪,反其道而行之,甚至大加提倡。则今山东、河南以北几乎都成了鲜卑语通行的地区。第二次南宋南迁,淮河以北成了金朝女真人的统治区域。据宋人记载当时河南地区,竞到了“庐人尽能女真语”的地步。说白了就是“连饭铺伙计都能说女真话”。
  ......
  “我带着哇单客了一趟车站旁边的那条胡同,想买点东西”。
  ......
  说到这里我再举一例:我在内蒙执教20多年,所教蒙古族学生本来不会汉话的,学会汉话之后,一讲即是正确的北京音。此事令我十分奇怪。南方学生就不行,总带乡音。外国学生更不行,四声就弄不好。此决非蒙古学生聪颖过于南方学生和留学生,必有一定的道理。现有的惟一解释就是蒙古语音与北京语音相近。
  这反过来证明,北京话的语音也就是现在的普通话不是汉族(保留在江南的)传统的语音,而是满蒙语音占主导地位的“胡音”。[ 转自铁血社区
  
  挺(tng):北方方言,来源于满语ten,意为「很」、「甚」
  敞开儿(chng kir):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changkai,意为「尽量」、「任意」、「随意」[ 转自铁血社区
  块儿亮(kuir ling):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kuwarling,意为「漂亮」、「美丽」
  该漏(gi lou):北京方言,来源于满语gaimbi,意为「要、取」,转意为「揩油
  马马虎虎:北方方言,来自满语lalahuhu,意思是办事不认真,毛糙
  个色(g shi):东北方言,北京亦称glu,来自满语,意思是人(性格)特殊
  以此证明南方汉语更接近古汉语.
  
  北方汉人自古到今都是从一种正统的高度看南方的汉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