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游记]挪威遇险记

11月7日回到家,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我遭遇车祸,但几乎没有人知道车祸的详情和我的伤势。时隔今日回想当时的翻车、路人相助、医院就诊……这一切好像发生在别人身上,我只是一个深入的观察着,身临其中却镇定无比,只有背部的伤痛隐隐提醒我所亲历的一切。我极力封闭当时的影像,关于车祸现场我只在救援车的观后镜中看了一眼,我知道那是我这辈子再不愿回忆起的场景。当我打开“北欧四国”的文件夹,翻阅到拉德拉医院走廊的照片,记忆打开一条缝隙,带我回到翻车的公路。
   11月2日晨9点,我们一行七人乘车从奥斯陆前往弗莱姆,沿途欣赏挪威最著名的峡湾风光,晚上夜宿弗莱姆。我们乘坐一辆九坐大众面包,司机兼导游男性名叫刘毅,是北欧的地接,一路上我们不断向他询问关于挪威的问题,但是经常要叫他第二遍他才有反映。起初我想可能是开车怕分神,后来警察索要护照证实“刘毅”不是他的真名!其他人分别是,南京中山国际旅行社派出的领队H小姐,我们公司方面是D先生、H先生、M先生、B女士和我。
   12点左右,我们短暂停留奥斯陆到弗莱姆沿途的小城市解决午餐,餐馆是中国移民经营的,她告诉我们城里恰逢一年一度的“臭鱼节”,其实应该是“Norsk Rakfisk festival”,节日是以买卖一种腌制的鱼为主的集市,中国人就简单的称呼其为“臭鱼节”。午饭后我们在集市短暂逗留,这个时候气温骤降,天上下起“米粒子”(小冰雹)。我们兴致勃勃地回到车上继续下面的路程,完全没有想到2小时后等待我们的将是什么。
   挪威的峡湾真的很美,时而草场木屋牛羊成群,时而落叶缤纷松涛阵阵,时而山涧飞落雪山迤逦。我们惊呼造物的神奇,大家不住地举起相机频频按下快门,只有我安坐在座位上,轻轻扶着前排的座椅,享受着窗外飞驰而过的美景。事后想来这也是我在翻车时没有严重挫伤的一个原因。这时雪粒还在敲打着车窗,我们轻易超过了前面喷洒防冻液洒水车。既然出动了洒水车,说明路面有结冰,大家提醒司机适当减速,司机刘毅将速度降到50-60公里。
   峡湾的公路十分狭窄,仅有来去两排车道,车道边缘有时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有时是海水和雪山融水形成的平静河道,但最深的河道处可以行驶万吨游船。车子如果落入悬崖或河道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而我们的翻车万幸没有落入两者之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