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儿子死了,女儿疯了。马秀英和老伴付春玉滞留在异国他乡的多伦多,钱花光了,举目无亲,度日如年。他们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马上回家,回中国去。
  北美时报报道,马秀英是中国大连人,她和老伴付春玉目前生活在多伦多。四年前,他们唯一的儿子付光远在与人殴斗中惨死,随后他们唯一的女儿被送进精神病院,而马秀英前往探视女儿时也被当作精神病人留在医院里。他们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请律师打官司上,均告徒劳。如今心力交瘁的马秀英和老伴对在加拿大讨回公道不抱任何希望了,他们只想能早一天回家。
  儿子移民两年后意外死亡
  马秀英和老伴付春玉退休前都是铁路系统职工,二人育有一儿一女。儿子付光远在大连财经学院毕业后,于2001年移民加拿大,落脚在多伦多附近的小镇欧文湾(Owensound)一家餐馆打工。2003年10月,付光远在宿舍内与室友发生争执,殴斗过程中死亡。
  马秀英回忆说,2003 年 10 月 12 日晚,她在中国大连的家中突然接到了警察从欧文湾打来的电话,说她的儿子付光远在三天前死亡。警方告诉她,“付光远是在宿舍与室友发生争执后,被人杀死的”。在接到此恶耗后,马秀英于当年的10 月 21 日与老伴付春玉来到多伦多。
  随后的几天,他们在安省省警的帮助下,前往儿子生前工作居住的小镇听取警方介绍案发情况、确认儿子尸体。马秀英回忆说,他们见到儿子的尸体时,发现付光远的头部有个很大的洞在流血水,嘴里含着一块被血染黑的饭团,脖子上围着一条很长的白毛巾,两只手与胳膊都是黑色的伤痕。据马秀英介绍,当时警方指控付光远的室友周某二级谋杀罪。一位探长通过翻译告诉马秀英,凶手将被送进监狱,面临终生坐牢的现实。此案于2004 年 6 月 25 日开庭审理,马秀英说:“判决没有通知我们,在我们缺席的情况下,整个开庭只有五分钟,法官就宣布凶手是自卫,当庭无罪释放”。马秀英不明白,难道儿子就这样白白地死了?
  为了替儿子讨回公道,马秀英决定与老伴留在加拿大。语言不通,不熟悉法律,马秀英只有求助律师。然而几经周折,换了几个律师,此事最终不了了之。如今马秀英和老伴付春玉带着儿子的骨灰四处奔走,几年来先后搬了6次家。
  女儿疯了
  马秀英的女儿在儿子移民后,通过旅游签证来到加拿大。付光远出事后,2004年11月3日,她独自一人去温哥华准备打工,并准备让父母随后也去温哥华,一边打工一边继续为哥哥打官司。
  付春玉说,女儿离开的时候好好的,几天后就有了不幸的消息。女儿上班途中遇到了持枪抢劫,报警后,警察将她送进了当地圣保罗医院的精神病科治疗。11 月9 日,马秀英接到温哥华警方来电,说她女儿因为受到惊吓,精神异常。11 月 13 日,马秀英扔下重病的先生,独自前往温哥华看望女儿。
  马秀英说,在探访过女儿后,她认为女儿神智正常。第二天当马秀英去医院时,不知何故竟被医院的护士架到病房里,当作精神病患者处理。尽管马秀英一再声称自己不是精神病,但医院方面还是把她当作一个精神病患者处理,每天强行注射药物和服用药品。在此期间马秀英还被关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黑屋子里,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她甚至连马桶里的水都喝过。
  12 月 7日 ,圣保罗医院派出一位护士将她送回多伦多。马秀英被当作精神病人滞留在医院内共 23 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0 + eigh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