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我的中国朋友们,我感到羞耻.几星期以来,在我的国家,法国,你们的人民,你们的国家,你们的制度,你们的正*府,你们的历史,陷入卑劣谎言,被我们的媒体公然疯狂诋毁.(我意译的,这句大家还有没有更好的翻译方法)这些媒体佯装”自由”...运火炬传递中发生在巴黎的反华示威事件,与我的国家,与这个国家所假装维护的利益,与最基本的待客之道背道而驰.记者们,广播电视的评论员,政客们以及另外一些小丑为了寻找免费的广告攫取价值,给你们上了堂关于道德,自由,”人权”的课.然而,你们是清楚的.. 在西方,在这些跟风的人群中,示威活动被精心策划已久,为的就是干扰你们的奥运会,煽动人民群众以及提出这些反对你们的政治观点.我们的执政当局无法承受你们的成功(嫉妒你们的成功)..你们背负悠久的,沉痛的,传奇的,辉煌的历史.他们无法承受你们的独立自主.你们与几个世纪以来自诩为世界主人的人们平等对话(这样对么).他们盲目到以至于没有发现,他们已经不再是了.在你们的成就中,他们看到了未来的巨大转变..他们害怕了,因为他们不想于这个星球上的其他民族削弱他们的主宰感与优越感。因此他们只希望一件事情 :.束缚你们的发展,以此来孤立你们,分化你们.一如他们对别的国家,别的地方所做的那样.一如他们曾经在你们的国家所做的那样. 但是,所有的这一切,你们都很清楚.
  我代表一部分法国人,替我们那些言不由衷却自称”言论自由”的媒体们,表达我们的歉意,以及我自己的歉意.是的,”请你们原谅 ».然而,对于以前的事,我想要请求你们的”宽恕”.请宽恕,以过去的名义,请宽恕我们曾侵略你们的国家,我们曾发动暴行,参与对你们的掠夺,然而一个世纪以来,你们,你们却从未侵略过欧洲而且, 也没有侵略过任何其他大陆.你们的长城屹立在那里作为见证.你们一直抵抗外来侵略,你们紧密团结.几世纪来,在你们的历史中,在你们辽阔的国土上,没有人能轻易的侵犯.而你们的历史,是人类最悠久的历史之一.
  我们,我们曾侵略你们的国家.在一个世纪里,我们曾参与抢掠. 较之我们,你们的国家如此辽阔,而我们却结伙将此进行. 1839年,当你们的当局禁止使用和进口鸦片,我们却并未给予重视. 这项非法交易由我们的朋友英国人发起,从他们已明确的攻占了印度和孟加拉地区开始.向广州港口输送毒品,对许多西方人来说,是实实在在的金矿.. 平民,军队,政客...巨大的私人财富驱动着这项非法交易的发起者们,被这财富供养的欧洲政客们枉为政客.他们曾被英国王权授予爵位.当时大部分英国规则由这些奸商和毒贩的继承人组成..而我们,在我们的国家,已经没有贵族的称号我们授予他们晋升,勋章,甚至根据情况分发利润,欧洲政权认为你们拒绝进口欧洲生产和运输的鸦片,对他们来说是 »经济自由 »的严重挫伤.在世界贸易中,无权利禁止. 说禁止就是亵渎和冒犯的话.至少,当时的西方是这样断定的....所以,我们就对你们打动了战争,以为你们无法承受.在那个时代,他们深知你们处于危难.这于他们是一个理想的时机.
   第一次鸦片战争正式开始了,从1839年打到1842年初期主要由英国军队保障军力. 加入联盟的有,英国,法国,德国,美国和日本.(北约当时尚不存在根据1842年南京条约,英国人强迫你们进口鸦片,并夺去了香港.之后,所有国家都开始了. 1844年美国强签了望夏条约. 同年,我们,法国人在与你们强签的黄浦条约中得益. 它(法国)又在1856到1860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再次补充它的要求1858年强签了中法天津条约,瑷珲条约,尤其是1860年的北京条约,确保在中国土地上鸦片贸易的合法化,抢占其他港口,租界和大笔钱财.结果,瓜分了你们国家,陷它于水深火热. 我们甚至单独的发动了一场战争,1883年到1885年的中法战争.侵占了中国的藩属越南和TONKIN,并将列入我们的印中殖民地.我们如此进行,一直到台湾.我们很镇静,其他列强开始不满我们的扩张.. 中国的蛋糕应该被平均瓜分...日本人迟缓了一步,从1894到1895.而这并没有结束,我们发动了一场侵入别国的战争.一个条约到另一个条约.一个租界到另一个租界.一份赔偿到另一分赔偿.一次陪款到另一次陪款.直到枯竭...
  所有这些条约剥夺了你们的内外贸易,强占了你们的领土,陆续瓜分了你们的国家,让你们的国家财产枯竭. 不用任何武器,不用财政资源,仅仅靠与那些敌对你们的国家团结一致.你们的国家抵抗了,而且没有武装的抵抗. 反抗永不停止.你们的抵抗很果敢,很英勇..在宣传和接踵而至的恐怖镇压中,你们的反抗被西方列强经典的解释为恐怖分子,野蛮人,土著人,狂热派.甚至在我们今天的历史书中,也是这样说的.其中最著名的反抗之一被叫做 »拳击者 ».并在西方宣传中被这样画为漫画. 60年后,有部电影叫做在北京的55天,它记录了1899年11月到1901年9月的事情,讲述包括意大利,奥地利,匈牙利在内的西方列强的镇压,这些暴行至今仍回响于你们的记忆中 :大量的抢掠,屠杀,拷打,强奸.之后是更加不平等的条约,1901年9月7日新丑条约(法国人翻译为拳击者的外交条约),攫取了主要的海关权利,和西方各国的税款利益.更加穷尽了这个国家的资源.直到1939年中国才偿清了这笔敲诈.事实上,是直到日本人将欧洲人逐出中国,占领他们底盘的时候.之前并没有轮到他们,1945年,他们被逐出中国.然而,西方各国并没有放弃,在你们的国土上支持内战,制造并财政支持你们的纷争.一直等到1949年,你们才算是解放而且实现了你们的统一. 找回了你们的身份尽管有国际贸易的禁止,尽管有来自西方的经常性的威胁.是的,你们,中国人,从未来过我们大陆我们国家,也没有靠军事上的优势而迫使我们接受海洛因或者鸦片.掌控我们的进出口贸易.,强占我们的港口和地方.使我们遭受损失和巨额赔偿,甚至代代相还.也没有播撒破坏,抢劫,分化,内战. Nous, si.可是我们,却这样做了.历经了一个世纪...所以,再一次的道歉,对不起.
  一些蠢货谎称西奘不属于中国,一些人假称西奘不是中国的一部分,为此我万分抱歉. 别在意他们. 他们极度无知.他们的历史书上是空白.我知道:一个无知的,也未曾付出任何努力来摆脱他的无知,来历练他那喜好批判的灵魂的人,最终会变得疯狂而盲目。我要承认事实:我们的国家已不再是一个光明之国,而是一个充满了狂热派的国家。至少,现在引导这个国家的政治势力是这样的。几个世纪以来,西奘就以至是中国的省份之一。确切的说,至少13世纪的时候西奘就是了。.即使这样,他们也会有狡辩:这个时间太晚了,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西方国家,象我们,尤其是法国,遗忘或者掩饰着,这些国家建立新的政权也都没有多久。你们所想要的,充满了武力,西方认为这一切都是允许的...别再去跟我们的欧洲临国讨论了,他们也在掩饰同样的东西.要举例么?...丹麦,它曾经保证,当灭杀掉爱斯基摩人的文化和他们的身份之后,格凌兰岛就是丹麦人的了.再用英国举个例子,他们认为,南大西洋阿根廷的马露因岛,就跟伦敦塔一样,也是属于英国的.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在他们的所有物品中,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当他们用军事力量侵略来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很自然的认为,那些理应属于一个西方国家.总之,就是要把这些东西偷来拿给他们真正的人民.也可以说,在19,20世纪,这些国家形成的时候,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就开始灭绝那里的土著人民:印第安人,波胡人,澳洲土著,莫里斯人,波利尼西亚人?... 不,我想要举些近代的例子来跟你们说一些关于我们国家的,法国的事情.科西嘉,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18世纪1769年被法国军事侵略并吞并.法国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取缔科尔特城的科西嘉大学. 这一贯都是"种族灭绝文化"的第一步:灭除人民的喉舌. 自那以来,抵抗吞运动从未削弱...距今更近的时候,我还获取了其他省份:萨瓦省和尼斯.根据19世纪末1860年的都灵条约,将这两个省并归法国.今天他们形成了三个地区:萨瓦省,上萨瓦省,和摈海阿尔卑斯地区. 今天,在萨瓦省,仍然有很多人不希望归并.然而法国并不置疑自己法国式的做法,迅速将这些地区纳入自己的国界线内.然而,还有其他一些国家我要讲给你们听,那些国家在距离我们国家万千公里以外,甚至在南半球.而我们却谎称那时法国的.大希地,"法属"波利尼稀亚的首都,在太平洋,1842年被我们侵占,1880年正式的被归入法属殖民地.而它却在南半球,距离法国17100公里,12小时的时差. 被侵占的岛屿远远不止一个,欧洲共侵占岛屿面积达250万平方公里.它们与法国无任何关系,既没有历史渊源,也没有文化渊源,而成为我们的殖民地了,却谎称这都有关联..我们压迫希望自由生活的人民.而且,波利尼西亚人也发起过独立运动. 我们策划灭杀他们的愿望和他们刚刚形成的政治1853年,法国正式侵占了新科里多尼亚,包括它的首都慕梅.作为法国的殖民地,他距离法国18000公里,夏天有9小时的时差。这是由一个大岛跟许多小岛组成的群岛国家. 土著民族是美拉尼西亚和卡纳克斯.. 他们称呼他们的国家为卡纳奇,而不是新科里多尼亚.他们一直顽强的反抗.这是世界三大最强出产地之一. 法国不想听到他们独立的声音.殖民在当地很严酷:文化灭绝,屠杀,侮辱..1931年,殖民地展示时代, 法国将武力带到了卡纳克斯,把卡纳克斯人象动物一样关在小屋里(而不是笼子). 其他岛屿也有很顽强的独立运动.比如印度洋的流尼旺岛,距离法国9千公里. 比如家勒比海的玛提尼克,古巴附近,距离法国6800公里,瓜德罗普,距离法国6700公里. 在南美,巴西边境的圭亚纳,距离法国7000公里.还有其他的,玛约特,距法国8000公里,在马达加斯加西北的科摩罗群岛... 还有其他的...我不再继续了....那些说西奘不属于中国的蠢货,会向你们无辜的说,所有那些遥远的属地,那些来自别的文明,来自别的大陆,来自另外一个半球,用军事侵占和专横吞并来的地区,都是法国的! 这证明那些蠢货既不知道什么是国界,也不知道什么叫半球,也没有公里距离的概念. 至于说到认识和了解历史,这对他们来说要求太高了.他们有千百条理由来教你们"人权",我永远也不会支持他们的观点. 这显然很荒谬. 这些玩世不恭的人,既没有价值观也没有道德和良心...他们又怎样以纯净的灵魂来宣称"人权",人类的尊严呢?从来没见他们为那些关在法国监狱里的人说过话.也没有为那些生活在垃圾堆旁和那些居住在世界上最脏最乱的地区的人们说过话.那些地方,发疯和自杀时常发生,并且是生命的唯一结局...他们没有为那些被我们不公正对待的移民们说过任何话,那些因为没有身份而遭到我们驱逐出境的移民们,他们没有为他们说过任何话. 那些移民,他们来自几世纪来被我们殖民和抢掠的国家...我们甚至都不曾反省过...... 他们,在面对我们要求永远支持非洲独裁的时候,他们什么都没说,在虚假的选举中,在对他们人民的抢劫和镇压中,他们没有为这些人说过话......他们,当美国正*府使用水刑让酷刑合法化的时候,他们没有说过话.当其调查的时候对全民肉刑,他们没有说过话.当二战中被德国占领,当其使用浴缸肉刑的时候,他们也没说过什么.对于Abu Ghaïb 和 Guantanamo这世界上最大的集中营,他们也没有出来说过话...他们也没有为他们说话,那些在伊拉克那些未经审判便被拘禁的人们,他们的家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生死. 他们这些人,面对建立在谎言上的遮掩,而对伊拉克的破坏,他们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在那里有数以千记的死亡和数不清的伤痛..他们也没有抗议过在阿富汗驻兵,这跟对伊拉克的入侵一样,是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的....在那里,每个月都有大量平民死亡,其中很多是儿童.对于在巴勒斯坦的那些日常性的反人类犯罪,在GAZA的那些对平民和儿童的屠杀,这些人也没有出来说过一句话.. 也没有为巴勒斯坦那11000未曾审判便被关押的犯人们说过话,其中三分之一的犯人是儿童和青少年. 他们掩饰着殖民的历史,压抑着没有原由的恐怖气氛.西方这些玩世不恭的人们,从他们的社会等级到他们的政权是一直都存在的.这是他们的哲学所有的政治基础.....
  尊重人权?...如果是你们,中国人,你们会逐步做到的,而我们,欧洲人,法国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这在人性和相互尊重的角度来说都是平等的,我们应该致力于此.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唾弃你们,以此举来教导你们什么是好的道德意识..就象我们在巴黎街头对着手持奥运火炬的火炬手吐痰那样.我们狂妄自大的媒体为此找了千百个借口,这就算是达到了他们粗暴的"言论自由"了?不要在意他们. 我曾见到过一个电视评论员,在巴黎你们的报社,粗鲁的对着你们的同胞,一个工作人员大叫:"你们知道法国人的愤怒么?...脸皮真厚:代表着所有法国人出来说话了! 我们已经习惯于他们无知的毁谤和污蔑:不针对阿拉伯,就是针对普京和俄罗斯,不是真对查卫斯和古巴,就 是针对伊斯兰和穆斯林.一切都是为了激发民愤,和仇视那些无辜的人.这就是这里发展壮大的唯一政策..对外族保持恐惧和歧视...对于附近其他的种族,他们就不是自由的.每逢宣传,凡涉及到国外政治局势的时候,他们就无任何想法地去依附一些金融和工业的势力集团. 于是,这写媒体就成为了无知的反华言论的载体,这一点你们是明白的.利益集团广为宣传,妄自抨击. 这种狂妄自大,只是野蛮的背叛良心. 他们无知,而且误导别人.他们就知道做这个.有许多法国人这样跟他们说,也为他们惋惜.在这里,我们将此称为"单一思想"的体制.如果他们是诚实的,在任何争论之前,我以上所引述历史事件,也应该会出现在他们的节目里,他们的资料里,他们的文章里.如果他们能做到将心比心,他们也能认真谨慎的对待这件事情了.之后他们会变得诚实,他们就能够尊重你们的国家,你们的人民和你们的正*府了.但是,他们明白尊重别人是进行对话的基本条件么?事实上,对于"对话",他们没有做任何事情.在此之前,无论是他们的误导还是他们去灌输思想,他们不都是被人贿赂过了么?
  我衷心的希望北京奥运会会获得成功.我们共和国的总统想要和你们的领导人就西奘问题和他们声称的你们的正*府问题进行商谈.这或许是一个好的转变. 当然他们也会跟你们说在法国政治和宗教是分开的,是政教分离的.在政教分离的制度下,法国是一个很难堪的国家. 他们会拿出他们引以为豪的法国来给你们做榜样.这个榜样会帮助你们,一些佛教的神职人员还以此为由来引导你们. 我们有条法律,源于1905年,我们允许神职人员和宗教团体做宣传,但是宗教不可以干预政治方向,也不可以决定政治路线.佛教士也应该属拟类似这样的一个条款,让他们去虔诚的信仰他们的宗教, 而不是占领他们的国家,扮演他们的政治角色.并让外国势力涉足于此. 政教分离条款是最近补充的一条强制性法律,内容是学校禁止任何宗教标志.如果你们能从中明白,年轻的和尚也需要学习,在他们国家的公立学校学习,他们应该脱去他们的和尚衣服,换上仔裤和夹克衫.我们对头巾也有很严格的限制,禁止男式头巾,禁止犹太的无边圆帽,禁止女士的面纱.在你们那,光头是明显的宗教标志. 为了避免这个,最好应在包括班级在内的学校地区佩带帽子.然而,我们的总统却跟你们很详尽的说,有一个设计师,和他的很多政治伙伴都是那样的.同样地,我们希望你们的正*府也这样回赠,也去提出领属的问题,去提出来那些远离法国几千公里之外的地方也希望能够独立. 领地,祖国和国家,那些已被公认却徒有虚名的殖民地,希望他们的文化和他们本土公民的身份能够得到尊重.尤其是莫里斯,波利尼西亚,美拉尼西亚,卡纳克斯...是的,应该给文化灭绝和对当地人民的经济开发做个了断了.
  谢谢.我很高兴我将会在北京,在奥运会的时候再见到你们. 我衷心的希望你们的成功,以及期待我们的友谊.
  
  
  PS,这篇文章是出自一个法国人的BLOG,我做的翻译,有些地名可能翻的不是很准确,稍后会帖那法国人的BLOG地址和法文原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leven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