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我祖籍重庆,现在已经在波兰移民华沙定居了。说起来这辈子的经历真能写一部小说了,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在65岁能移民波兰。我是26岁那年遇到的莲,这个名字听起来就让人心旷神怡,浮想翩翩,人如其名,善良,美丽,我当时一穷二白,人家姑娘能看上我,我也算是上辈子烧了高香,自然是非常愿意。开始的时候莲没有工作,我养着她还有孩子,虽然日子苦一点,但是其乐融融。后来莲认识了一个姐妹,给他介绍了一份工作,自那以后,我们两开始聚少离多,我除了工作以外每天负责孩子们饮食起居,功课上能帮的就帮帮,帮不上的就靠孩子自己了。开始的时候莲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主要是因为工作,后来说要出差,所以一下子就走了半年,又一次来电话,说是在塞尔维亚,给我们邮寄来了很多东西,特产。就这样一直电话联系,莲说他在那边的一个工厂起初帮人家做一些事务性的工作,后来因为学了一些外语,帮着中国人和外国老板进行一些翻译,做一些保险交税类的工作。一晃五年的时光在紧紧张张中过去了。预期来的比我想像的要晚很多,直到有一天,孩子妈从国外回来,终于提出来了,我没有反对,就这样,结束了我们的婚姻。孩子他妈找到了更好的归宿,人是要进步的,是要发展的,到今天回头看看,我其实理解她,更祝福她。她没有做不好的工作,但是人和人之间讲究一个门当户对,强拉硬扯的关系最终不能长久。看上去美的东西要自己配得上才行,所以我理解,知足。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果断地面对现实,不失为勇敢地面对人生。把孩子们培养好,是我最大的幸福。

  

  

  

  

  

  

  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大约5个月后,她居然从波兰来到中国找我了。一天中午我在午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说是Emilka,我起初没有反应过来,后来想起来是酒吧认识的波兰女士,她说在机场,问我在哪里,我当然要尽地主之宜,赶忙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去机场接她了。就这样,我们的故事算正式开始了。

  最终,我们还是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虽然我没有希望事情是这样发展的,但是很多时候世事难料。 起初我是希望他到中国来生活的,但是Emilka是独生子,她又没有孩子,所以做为男人最后我决定作出牺牲,到她的国家去。而且孩子们一直也有到国外生活的愿望,所以也算是帮他们探探路子。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办理去波兰居留的慢慢路程。起初想在国内找一家帮着办,毕竟离得近看得见摸得着,比较放心,但是接触了几家之后感觉经验太少,万一办不下来面临我们的就是被移民局拒绝后长期甚至一辈子的两地分居,所以在办理波兰居留的过程中很是紧张和慎重。Emilka的母亲后来在华沙帮我们找了一家资深的机构,Emilka母亲说她们社区很多外国人是他们办过去的,所以比较放心。但是我本人在中国担心材料办理上不方便,后来得知他们在国内也有个办事处,这真是解决了我燃眉之急。按照Emilka给我的信息,我开始在网上搜索worldhr.com,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他们说的那个机构,后来经过反复确认才知道是www.worldhr.net ,后缀是net不是com,真是让人头晕,不过最后终于联系上了他们,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亲自带着材料证件去北京评估,他们有一点我觉得不错,能帮我推荐工作,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在波兰白吃白住在丈母娘家怎么也是感觉不好,所以从这一点来说确实挺尽心的,在后来的日子里也是没少帮我,大大小小的事儿也经常找他们。

  

  

  

  

  

  

  

  

  在前年波兰的经济直线上升趋势,我和Emilka商量租了一个门铺,波兰房价很低,是北上广的20%的价格,我会做饭,虽然做的不好,但是可以雇人,只要味道好,性价比高,服务好,就能吸引顾客,所以我们商量开中国餐馆,做中国饭,这一点上我两一拍即合,说干就干,她联系房子,谈房租,搞装修,我负责后厨伙食菜单采购。虽然磕磕碰碰,但是饭馆开了两年,生意虽然谈不上火爆,但是基本都能满座,这几年波兰旅游团逐渐增多,我也谈了几个小旅行社接接小团,生意还是挺不错的。很多客人反映说我们的餐馆有特色,来波兰就是要感受波兰特色,所以在餐馆里,从装修,摆设,餐具,桌椅,音乐,一应俱全都是波兰特色,但是又满足是中国人喜欢吃中餐的需求,波兰人也愿意体验中餐,所以餐厅很受欢迎,Emilka装修的好,小饭店精致美观,有波兰传统气息又干净整洁,她的功劳可是大大的。但是波兰的税挺高,赚的钱一半要交税,所以在波兰想一夜暴富或者大富大贵是不太可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8 + t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