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尽管来加拿大之前,我们购买、阅读了一些有关加拿大介绍的书籍,但来到多伦多后,我们还是参加了由华人社区组织的有关当地生活、法律等方面的知识讲座。
  一根铅笔,不起眼,但我觉得它一下子就将我们和市长拉近了,就像笔和纸一样。

  

  做Labour工是我们最容易做的工作,我们认为这是合理和正确的定位,是符合我们夫妻实际状况的。我们俩选择了工作目标:打工。

  

  工作的辛苦我可以忍受,但自己的人格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放下手里的工作,找到妻子说:“我们走,不干了!”
  后来工友们告诉我,他从来没有同任何做工的中国Labour工们打过招呼,我是第一个。人格得到尊重,是最大的幸福,我非常自豪。

  当时妻子特别高兴,她说:“加拿大真好,Labour工也能开车”。有了车,生活和工作就方便多了。这辆车使用了一年后,我们将它报废了,因为修理费用很高。我们又花了1万4千加元买了辆较新的二手车,一直开到现在。

  除了工作,我们俩都爱旅游,但因为经济条件所限,我们没有能力到其他国家去旅游,于是我们就本着尽量不花费或少花费的游玩原则,安排自己的户外活动。在春天,我们会在周围的Park里hiking或jogging,既放松了自己的心情,又锻炼了身体。
  我们还充分利用每年的Door Open日,参观市里的博物馆、古教堂、著名建筑、花园等。出于对其他文化的好奇,我们夫妻还时常光顾有特色的街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7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