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变成了塞班岛中国枪击男

100。110。120,差不多了,不能再快了,你喝了一斤,如果是去年,你肯定醉了,今年戒烟半年
  on a dark desert highway行驶在昏黑的荒漠公路上
  warm smell of colitas rising温馨的大麻香弥漫在空气中
  i saw a shimmering light我看到微弱的灯光
  我行驶在两边全是鱼塘的公路上,
  我已戒烟,没有任何味道。
  灯火通明,大学,,大学。
  进门,哦,10几个门卫。
  我能进得去吗?
  我双眼是不是发直。
  我是不是像极了在塞班岛枪击4人的中国男子。
  为什么,为什么。
  命运的高度。。
  进去了,保安没保安,保安没搭理我,
  突然一个硕大的大学。
  里面自成一派。
  
  左边一条休闲街,有麻辣烫,奶茶,面馆,小饭店,等等。
  怎么走。
  向右边走吧。。
  应该刚下晚自习吧。
  哦对,住左边走。
  
  或许可以再喝一杯。
  “对不起,没有一扎”老板很热情。
  “对不起,没有一瓶”老板很抱歉的样子,
  “对不起,我们这只有软饮”老板依旧热情,旁边的一对对情侣们开始盯着我看。
  “那您要奶茶,还是橙汁”老板开始准备记帐。
  
  买了一下子青岛,一下子就是6听一包装。
  心里有点小兴奋,有点小心虚。
  需要理由吗?
  需要,至少一个,我认为。
  
  不行,我得找个理由,
  就当为了停车再喝一杯吧。
  
  是呀,结实而又快乐。
  空气里全是恋爱的味道。
  那应该是年轻的味道,清纯的味道。
  什么味?
  几个香喷喷的女孩走过来。一身的名牌,
  表情妩媚,举止装成熟,眼神却稚嫩。
  香水味熏得我有点晕。
  我不属于这,发现几个人也在注意我,
  因为我没有戴近视镜,
  因为我,,我光头。
  因为今天气温颇高。
  
  不再有街道通透的灯光,
  所有人都看不清面貌,只能看清性别,身高。
  操场边一有一排排的木头长凳,
  头顶上有热气的,我猜测至少跑了5圈。
  
  在树的阴影里,谁也看不清我。
  这个天喝啤酒,凉,爽,
  塞班岛中国人不少,有1万,岛上总人口不过10万。
  大批华人涌向该岛,盼望将该岛作为移民美国的跳板。
  我喜欢中国。
  “嗯哼”相当暧昧的一声呻吟,
  一对情侣正在热吻,
  吻的真是投入呀,他们肯定也没有看到我。
  男生的手还在女生的羽绒服上不停上下。
  包包,他们的包包在凳子边上,那么孤独。
  如果这时候,我把包拿走了,他们肯定不觉。
  回忆一下,就9岁那年偷过一次甜瓜。
  如果有10万元呢,扯淡。
  如果有1000万,并绝对安全呢。。。。这个,,,,,
  我会不会呢,会还是不会,纠结又纠结。。
  太他妈纠结了,我走了还不成嘛,不想这个了。
  
  前面一对情侣,又是情侣。
  男生的突然伸了个懒腰,然后手就放在女生的肩膀上了。
  女生侧了一下身,手就下来了。
  就像那个中国枪手准备第二次袭击。
  抢我角色,我准备和这抢我戏的男生聊一聊,
  我决定跟踪他。这一刻我变成了余则成。
  “今天的月亮好圆呀”男生盯着女生的脖子说,
  “是呀,月亮真圆”女生低着头说。
  “如果每天月亮都是这么圆的话该多好呀”男生又没话找话。
  她仿佛失去了思维的能力,但语气却传递出一丝小期待,和小鼓励。
  这次自然了很多,或许女生鼓励的语气起了作用。
  两人继续聊着无关爱情的话题,
  女生属于热情又矜持目的性极强型,像谁谁知道。
  不知不觉中,歌声传来,音箱里出来的那种,
  原来早已走出了操场。。。
  或许应该找个人多的地方,
  循着歌声,我上了一栋建筑的二楼。
  我找了最后面一排最边边上坐下来。
  还有一男生手持麦克风,对着他的笛子。
  这哥们吹得疯狂,总跑调,要不就破音。
  我却捏了把汗,好像上面出丑的是我。
  也替这哥们不值,为什么吹《狼爱上羊》,谁都知道调。
  下面肯定听傻了,不是哄笑,而是崇拜。
  吹完了,主持人上台,拿着麦克。是个女生。
  “下一个节日是,,,,,”
  这三节目还可以,就是女主持人太菜了,
  词汇量也少了。
  
  还有一个男主挂人看不下去了,
  然后调音师开始放嗨曲,
  “啪”一个帽子落到了我手里,
  原来玩的是古老的游戏“击鼓传花”
  
  不过没有我兄弟吹得响亮,好听。
  场面乱了,主持人不得不主持局面,
  “怎么办,怕什么来什么,我现形了,糗大了这次”
  “怎么办,要不我也开枪自杀吧”,我拿起了枪。
  “他喝啤酒,青岛的,他是哪个班的,没见过呀”
  “那位同学,请到台上来”,男主持人吃定我了。
  
  跑吧,调头就跑,好,就这样,打定了主意,心里就不慌了,
  一转头,满脸青春痘与局促的女主持人冒在了我脸前,
  她不再局促,而是潇洒,与自信。
  “同学你先自我介绍一下,你是哪个班的?”青春痘也很八卦,
  冷场了,男主持人就是有范儿,赶紧继续主持。
  男主持人一脸坏笑。。
  “学旱地蛙泳,学乌龟走路,学女人跳舞,学,,,”台下热情很高。
  年轻就是年轻呀,控制不了局面。
  打了个酒嗝,酒劲上来,我突然抢过了主持人的话筒,
  同时鲍师傅给了我力量,让我豪气干云。
  DJ小姑娘很同情我,朝我打手势,
  她点开笔记本电脑里的歌曲目录,“要不你唱首歌吧”
  我扫了一眼,一首会的也没有。
  
  
  我一听,还像那么回事,中音,低沉,但是有一股北方大棒子味。
  跟才那个吹笛子的老兄跑上台来,拿起麦克,对着我的嘴,
  就不能整个麦克架,一点也不专业。想到我只是金刚就算了。要求不要太高。
  我努了一下嘴,示意笛子兄弟,把麦克离我近点。同时近距离的看了他一眼,
  
  唱什么呢,还没有想好唱什么,吉他却响了起来,
  《都是一个样》, 我的嗓声沙哑,低沉,跑调,又破音。
  “我竭力掩饰着内部的空虚,
  跟着外面变幻的世界,
  看着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想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都是一个样,都是一个样,都是一个样”
  跑调又破音,但台下没有人起哄,还有人打起了拍子,
  朋克的歌,拍子不好打,
  我心里一惊,多亏没唱《月亮之上》之类的歌,我也不会唱。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台下又开始起哄。。。
  青春痘的词汇突然丰富了起来。
  “谢谢,谢谢大家,可是我想喝口水”想到唱完要自我介绍,我心乱如麻。
  马上有一瓶纯净水传了上来,
  很快我座位上的啤酒被往上传。
  在啤酒传到距舞台3米的时候,我灵机一动,
  如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
  接到啤酒后,趁青春痘不备,三步并作两步跑,
  转眼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哎呀”,一个四声一个三声这样读,“切,我靠,这人是谁呀”
  “神什么,想起来了,这是B区卖拉面的新疆人”
  “同学,同学,你怎么这样”
  身后只留下了一片乱哄哄。应该在骂,在猜,在八卦。
  突然想起了一句话,“哥不在江湖,江湖上却有哥的传说”
  
  确认没人跟上后,三步并作了两步走,不再跑。
  月如钩,
  
  是两个人,他们好像合二为一,
  是他们,闷骚男和目的极强女。
  “我也爱你,你会离开我吗?
  “真的吗,你说话可要算数呀,亲爱的,我好幸福呀,我好爱你”
  
  闷骚男开始满嘴的情和爱,还有永远。
  每一个恋爱中的男生,都会无师自通的变成徐志摩
  目的极强女,就是牛B,要让时间停住。目的性就是强。
  时间是停不住的,你如果能让它停住,
  
  三步并作一步走,跑到了一外阴影处。坐下喘口气。
  “嗯哼”相当暧昧的一声呻吟,
  哎呀妈呀,一个小时了,还在深吻,嘴唇肿了没,舌头粗了没?
  男生的手已经伸到了女生的羽绒服里面,
  还是女生天生不怕冻,不对呀,虽然我冬泳了几个月了,但看着都觉着冷。
  所以请充许我用“上下其手”这个词。
  包包,他们的包包依然在凳子边上,还是那么孤独。
  
  如果包里有1万元呢,没用。
  如果有100万呢。 瞎扯淡,
  那也不行,自由和心安理得对我最重要。
  “绝对安全,不用担心拿走后的事,别忘了有个前担是绝对安全,你个傻B”
  哇,“绝对安全”那个,哎,,我又开始纠结。
  据说他枪杀别人是因为经济问题。
  嗨,别走神,你现在也面临一个经济问题,1000万,绝对安全。
  喝多了,不表态,不承诺,不谈生意,不谈爱情,不谈友情,不做决定。”
  “别扯没用的,快决定,1000万,难对安全,拿还是不拿?”魔鬼在追问我。
  “决定你妈了个B,”
  我火了,我大喊一声,
  我这辈子都不会做小偷,别说1000万,一分钱,我也不偷,你妈了个B”
  我彻底醉了,失控了。
  “神经病吧,可能是失恋了,不,喝多了,不,是小偷”热吻男女终于发现了我,
  
  
  夜阑卧听风吹雨,朋克枪手入梦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teen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