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料中心]中介房产官司一拖四年,广州仲裁委与满堂红哥俩好(原创)

两手遮天,有理无理你们说了算
  
  如果这个世界有公义,那也是因为民众历经奋斗争取回来的公义。世界到了21世纪,信息比较开放,仍然就有人仍然希望只手遮天,为所欲为。正是这些人,为一己之私利,欲加害百姓。如果大家不把这些丑恶揭露,那么,这种强徒更加可以加所欲为。
  一个小小的房屋买卖中介纠纷,只因为中介方为广州满堂红,可以一拖四年。一个再明显不过的事实,《南方周末》在2004年2月19日的民生版,已经作了客观的报道,只是,因为中介方是满堂红,是广州仲裁委的“米饭班主”,居然可以在满堂红提供《产权情况表》传真复印件,将楼龄涂抹为空白一事实完全,欺骗买方这样的明显的事实下,作出判决:“没有证据表明满堂红对于申请人存在故意隐瞒的行为”。维持原来的不公正判决。
  所以,有理由怀疑,广州仲裁委这种行为是否丧失理性和公义。
  事实经过:
  2003年7月,黄惠如委托广州满堂红前进路分行进行房屋买卖。满堂红介绍和推荐了海珠区前进路17号506房的物业。在看房的时候,满堂红和业主介绍该房楼龄为二十八年。看房时黄惠如看了业主的房地产证,上面并没有楼龄的记载,只写明是发证日期。业主曾说过这房子也是他们一直所住,后来购买的,这层可能是加建的。看房时,黄惠如很明确地表示,一旦购买,需要用按揭形式去购买房产。
  由于满堂红在广州是一所比较出名的地产中介行,黄惠如是对它是比较信任的。在合同签定前,黄惠如委托满堂红代为进行产权产册等一系列中介服务。在收到了满堂红经纪梁静安提交的《产权情况表》复印件后(梁静安的解释是,因为他们和房管局的关系,所以通常给他们提供传真件,完全是可以信任的),梁静安解释,这个房子没有被按揭,没有其他产权问题,可以购买。由于从未进行过房产买卖,黄惠如并不怀疑,建筑楼龄那一项的空白,是有人从中做了手脚。于是,由满堂红作中介,签定了满堂红所提供的按揭买房的合同,首期一半付七万元,余下七万作按揭。签定合同后,黄惠如给满堂红支付了中介费3500元,给业主支付了订金10000元。
  几天后,黄惠如的某个朋友恰好知道了此事,提出了质疑,因为据他所知这些房子是很老的。后来,黄惠如到海珠区房管局了解,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这批房子建于六十年代。于是,黄惠如产生怀疑。在这个时候,她仍然没有怀疑满堂红作了手脚。她到房管局查册,查到该栋房子205、206房建于1965年。黄惠如不愿意再购买该房。
  于是,她找满堂红和业主协商,希望取消合约,并委婉地写了 给业主,希望可以平和地解决此事。到此时,她仍以为他们之前所说的话是真实的,506是加建的。
  在业主和满堂红拒绝解决此事后,黄惠如只得按合同要求,将此事提交广州仲裁委裁决,案子于2003年九月十九日此案开庭。
  在裁决申请期间,双方取证。律师行并到房管局进行了资料摘抄,发现506房的建筑楼龄也是1965年。黄惠如到建设银行按揭处,拿到资料,砖混结构的房子,超过二十年不能作按揭。
  在庭审中,黄惠如提交了一系列的收据,包括很关键的产权查册费收据,还有梁静安所提供的产权情况表复印件。
  2004年1月19日,仲裁裁决才下来,认定,因为房地产证上没有楼龄,满堂红不构成欺骗,只是因为黄惠如自己买房不审慎,所以要负大部分责任。业主返还4000元给黄惠如,满堂红返还1000元给黄惠如,8392元的仲裁费,黄惠如支付5035元,业主和满堂红各付1679元。
  后来,黄惠如将此事反映于《南方周末》。在此之前,深圳的《消费》杂志曾报道过此事。
  《南方周末》记者成功做事比较严谨和有经验,他看了房地产查册收据后,他们找到了广州市房地产档案馆,从史小明馆长处核查了“修改日志”和“原始档案调档记录”后,均未发现改动建筑数据的记录。也就是说,2003年7月开出的产权情况表原件一定有1965年的数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nineteen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