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by一个留学法国的女生(转载)

丑陋的法国人zz by一个留学法国的女生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我来法国将近两年,第一次决定彻彻底底地骂这群贱人,也是最后一次,骂完就算了,以后不会不会再和它们争论了,见到了直接一个中指竖给它们看就行了,也不会再写这样的文章了。看到粗口会不舒服的人请自觉回避。
  法国是个美丽的国家,但是很遗憾,法国人民实在太丑陋了。我说的“法国人民”,不是指个别的几个人,而是我所遇到的,所有的,法国人,无一例外的,都如此丑陋:虚伪,愚蠢,自大,浅薄……不要认为我以偏概全,我两年来虽然认识不了全法国的人,但关键是,从一面之交的人,到比较深入接触的人,几乎没有一个例外,这对于一个民族来说,就比较不容易了。
  1,法国人没文化
  你们肯定会觉得惊讶,怎么能说法国人没文化呢?法国不是出了名的文明大国吗?没错,它们曾经有过文明,看那些几世纪以来的美丽古堡,雄伟教堂,还有印象派发源地从塞纳河上游到蒙马特高地,曾经聚集了多少的艺术家,左岸任何一家小咖啡馆都可能是当年萨特,波伏娃高谈阔论的地方,雨果在这里诞生,梵高在这里鸣枪自尽,大仲马在这里写下传世名作,毕加索在这里风头尽出。我每天经过的地方,或是地铁站上标出的地方,每一处都有可能有着不可思议的历史上演过。
  可惜,这些历史被根植在这片土地上,这群动物当中,只能被糟蹋。法国不是香水发源地么,知道香水是怎么被传扬起来的吗?是路易十五丫不洗澡,从来不洗哦!一代国王,臭气熏天,宫女们都捂着鼻子走路(多民主啊)。当时的宫廷里别看极尽奢华,没有厕所,也没有浴室。所以路易十五就派了一群专家专门给他研制香水,以掩盖丫身上的臭气。那个时代的巴黎,根本就没有厕所,没有地下排水系统,每天晚上家里用过的马桶,集满全家人的粪尿,第二天早上直接从二楼窗户倒到街上,没准哪个倒霉的行人就被浇了一头屎尿,然后俩人当然是开始狠狠对骂了。所以法国骂人的脏话都特别狠,法语里连“cao”这个词都没有,直接上来就是“鸡奸”。这就是它们引以为傲的国民素质。
  法国是天主教国家,它的天主教堂个个美不胜收。但最为淫乱最为骄傲的,就是它的人民。而且它们对圣经的了解烂到一塌胡涂,前阵子一个问答节目,问圣经有几本福音书,这是非常非常基础的问题,法国人居然都答不上来。它们的行为就更不用说了。
  都说法国的现代艺术牛,但是去过蓬皮杜现代艺术中心的人可能都会发现,法国人对“艺术”的宽容度实在是太高了,有许多它们自己看不懂的作品,它们为了表示自己对艺术有多么宽容和理解,就算这作品再烂,它们再不理解,它们也要高高地挂起来宣扬,装作一副牛逼的样子。我没什么文化,而且我原本以为自己因为没文化,所以对看不懂的东西,宽容度也挺高的,像“索多马120天”那样有深度的作品我看了也没吐。Adi去蓬皮杜回来后,大骂现代艺术,我还觉得是他没文化。结果我自己去了之后发现,有些东西,实在,实在是因为,动物的眼光和人类的眼光不一样……蓬皮杜有许多经典之作,如康定斯基,马蒂斯的作品。但当我看到一个我相当看不上眼的中国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著名先锋画家”的作品居然和康定斯基他们挂在一起的时候(那张文革时期呐喊的红黄色大脸――学艺术的人应该知道我在说谁――超巨幅哦),我就实在笑不出来了。我知道无论对于马蒂斯也好,康定斯基也好,还是这位中国画家也好,法国人其实根本就没看懂他们的作品,但它们就是要把这些作品挂出来,以显示自己对艺术的宽容度。但是拜托,也不能这样混杂吧?还有各种鸟的尸体腐烂过程,大黑板镶在墙上啊,之类的作品,都神气活现地展示在这现代艺术博物馆里。“现代艺术”首先要是“艺术”才行吧,就好像“摇滚音乐”如果连“音乐”都不是,而只是砸吉他制造的噪音,它根本就不能“摇滚”的。――而且重点是,法国人丫懂吗就在这瞎挂?
  以前我发现,在荷兰或者法国南部各地的梵高博物馆里,许多梵高最著名的作品都被掠夺到美国去了,这使当时的我非常愤怒,美国人又没文化,他们凭什么把梵高的大作从这些有文化的国家抢去乱展览?――但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梵高当年郁郁不得志,就是因为当时法国那些愚蠢,高傲,自大的“文化人”(跟现在十六区那些自以为是的上层阶级人士一样),讥笑,谩骂,否定梵高的作品,最后梵高是在被巴黎主流艺术排挤之下,悒郁死在了巴黎的郊区小镇。最贱的是,梵高死后几十年,那些二逼法国人就开始大举拍卖他的作品,并将他捧得高得不能再高,就差没痛哭流涕祭英才了(法国人的虚伪,下文会详细描写)。美国人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没文化,所以他们懂得尊重文化,美国的流行歌《starry, starry night》里都会唱,“This world has never been as beautiful, as you”(结合上下文是说,这个世界配不上梵高的美)。果然如此,因为“这个世界”上有愚蠢的法国人。
  2,法国人蠢,法国人二
  说它们蠢,首先就是智商低。我特别不理解的一件事情是,法国学生的法语又没有任何问题,我们上的课也没什么技术性,都是一些管理学啊会计啊之类很基础的课,可是它们怎么可能还考得比我差呢?我法语那么烂,上课都听不懂,可我也能及格啊,它们考出比我低的分,这究竟是怎样做到的呢?大学老师也够戗,许多问题自己都搞不懂,居然还来讲课,我从来不听课一样考18分(满分20)。所以现在我就没去上课来这里写这篇,我实在他妈不想看到任何一张法国人的脸了。
  前两天我刚和一个法国同学在msn上论战,平心而论这位法国男生算是比较善良的好人了,其实法国的年轻人还是挺好的,他们也非常痛恨那些所谓的“上层社会” 的老一辈人。我直接问他,你懂中国历史吗?你知道xzang从元朝就归入中国行省,明朝就对中国gouvernment纳税吗?如果你不懂,就别来跟我争。他就在那里汗,说我还真不知道,不过你们中国是个大监狱,没有自由。我说,你丫搞笑呢,中国是监狱,那我怎么现在还能在法国呢,我是怎么被放出来的?他又说,你们要让xzang人free。我说,好,如果有人说,让你们科西嘉独立,你怎么想?他就发来愤怒的符号:那我一定会杀了他!!!我说OK,你看,这两件事不是一样吗?我们的gouvernment从来没鼓动你们科西嘉独立,你们干吗来管我们?他就不作声了,说也是啊。最后他补充说,其实我们喊 xzangfree,因为xzangfree是“a la mode”,就是“时尚”(这个词一般指衣服的潮流),我就是觉得好玩才这么说的。(你看,他们二到什么地步?)我说,是啊,对你而言是时尚,但是你这样说伤害了我。他就不作声了。
  然后说死刑问题,他说哎呀死刑真残忍,就不应该有死刑。我说好,你知道吗,前两个星期,有个中国学生被杀了,就在市中心,蓬皮度门口的大街上,就被杀掉了。他惊呼,真的吗?好恐怖啊,我怎么都不知道?我接着说,杀人犯是个惯犯,以前也在街上杀过人,然后被抓起来了,你们法国gouvernment,就给他判了三年刑――杀人啊,最大的惩罚就是三年刑!结果呢?他放出来以后又来杀人了。所以不死刑,能解决什么问题?他就在那里说不是啊不是啊,这是这个人习惯不好。我说,是啊,杀个中国人对你来说事不关己,但是如果被杀的人是我呢?那个男生,和我同一天生日,他是在庆祝生日的时候被杀的,我那天也在庆祝生日,如果那天是我被杀了,或者这个杀人案发生在你身边的人身上,你怎么想?他就说,唉,想想真的好悲惨,就又不说话了。
  然后最搞笑的事情是,他听说了这个杀人案之后,十分震惊,在网上狂搜相关新闻或者视频,都没搜到,他就很奇怪,说怎么会这样呢,都没有相关报道?我说voila,你看见了吧,这就是你们法国媒体的“新闻自由”,还不是拣着好听的报?还说我们中国没有新闻free?太可笑了。他就彻底无语了。
  然后就是前天巴黎传奥运圣火的事。大家知道有许多zang独分子来破坏,在那里游行。这倒没什么,反正法国嘛,什么都民主,什么都自由,谁都有权游行。但可笑的是,有许多法国人也在那里举着旗子大喊,“Libere, le tibet!”(zang独)。我一开始还不屑一顾,嘀咕了几句白痴,什么都不懂还在那里乱喊。最后我看它们实在太嚣张了,就转身对它们喊 “Liberee, la Corse!”(科西嘉独立!),它们就傻掉了。还有一个老头,大概是法国穷人,本来就对社会不满,成了个老愤青(法国有许许多多这样的老愤青),丫居然傻到以为中国留学生不懂法语,就用英语在那里喊。我当时反应不够快,反应够快的话应该冲丫喊:“Oh please stop showing ur french accent! We can’t understand!”法国人的英语口音烂是全球出名了的,丫这么烂的英语也好意思出来炫,真是又愚蠢又自以为是。
  Btw,当年基督徒被xx的时候,不仅没有出来暴力游行,反而还为gouvernment为国家祷告。可是这些法国的zang独分子,动不动就跑上去抢圣火啊,砸汽车啊,烧国旗啊,自残啊,打人啊,还躺在地上不走(这耍什么赖呢?真无聊)。中国留学生出来看圣火,是有组织有纪律性的,拿着国旗,不喊激进的话,只喊“北京,加油!”看看,这就是国民素质的差异!后来那个老愤青被一群中国学生围住,他们也不攻击丫,只是围住丫喊,“北京,加油!”――法国人真应该学学我们的高素质高教养才对。
  3,法国人的虚伪
  虚伪,应该是法国人的民族特征,就像中国人“勤劳,勇敢”一样,作为一个人民的性质存在在那里的。我从来没见过哪个国家的人,像法国人这么虚伪过。都说中国人讲究面子,可是中国人要是“虚伪”,一定是“虚伪”到底的,比如有人对你客客气气,他一定是从头到尾,贯穿始终,一如既往的对你客气的。可是法国人不是。法国人对待人的态度有两种,一种是态度恶烂的,一种是态度好的。但是,那种态度好的人,到最后,一定一定,决无例外的,会露出狰狞的本相,到最后一定会带着讽刺或者直接就是不客气的表情语态对待你。我从来没见过从头到尾都态度好的法国人,下至酒吧女招待,门卫,营业员,查票员,上至大学教授,官员,公司领导,总统,全都是先给你好脸,背后隐zang着根本隐zang不住的鄙意,讥讽,歧视,恶意。Sarkozy先生访问基层的时候,跟农民兄弟握手,正好遇到一个反对派的农民兄弟对丫不客气,丫就脏话出口骂了该农民兄弟,引起媒体一片哗然。其实没什么可哗然的,全法国的人都这么虚伪,应该不成为新闻才是。
  我就举三件事情为例。第一件,前阵子德国留学的小优来法国,我们规规矩矩的买了地铁周票,16欧。其实周票需要带一张卡,卡上要贴照片。但是我们实在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呢?因为在卖票机器上买的时候,机器上既没有显示要加一张卡,也没有直接出来一张卡给你,买的票上也没写着要带一张卡才可以用。然后我们遇到了查票的。我们跟它们解释,说我们实在是不知道,如果你们需要我们加一张卡的话,至少应该在卖票机上通知我们一声,或者现在教育我们一番,给我们张卡就行了。它们不,它们非要罚我们25欧,怎么解释都不行。查票的目的,应该在于罚那些逃票的人,可是它们明明很清楚我们没有逃票(16欧的票买在手上了,逃个屁票啊),就是非要收钱。其实它们不过是地铁公司罢了,非要把自己搞成暴力机关一样,就拦在那里不放我们走,非要钱。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嘛,肯定这钱有回扣进自己腰包的,为了二十五欧,非要把我们定位为违法的人。当时要不是因为要陪小优逛巴黎,如果我是一个人的话,我肯定跟它们去警察局了,反正我遵纪守法,不怕跟警察对峙,看看是谁他妈无理取闹。简直就是个流氓国家!
  第二件,有一次我去一个女生公寓看房。房东老太太第一次态度简直好极了,就差没认我做干女儿。第二次去,因为我跟她说,我房东出国了,我联系不到他,所以没有办法退房,可能暂时不能租她的房子。她就开始变态了,先是骂我不懂事,说我房东怎么不好,说我和房东签的合同不合法,说我不懂法国法律。然后又说,你有男朋友的人,就不应该来租我们这种住家的房子,这是我们家,我们不喜欢客人来访。我靠,首先我没说就要租你房子啊,我有没有男朋友关你鸟事?我房东跟我怎么签的合同关你丫鸟事?就算我租了你家房子,我本来也没打算要带朋友回来啊,你在这着什么急?这种神经病的房东,我还是不要租她的房子为妙,省得把自己搞得也变态了。
  第三件,是最为气人的一件。就是前天,我和几个朋友跑去看奥运圣火传递。那里有中国留学生的阵营,非常文明,非常齐心协力的,摇着小国旗一起喊“北京,加油!”也有那些zang独分子。我们根本没想和它们冲突,我是自己和朋友去的,那些留学生阵营应该是学联组织的,有个看似组织者的人一直在喊,我们要文明,不要过激,不要和它们发生冲突。结果是它们自己来惹我们。
  然后恶心的事情发生了,有一个法国老太太,跑过来,拉着我的手(是特别亲热的那种拉手法哦),说,小姐,你长得很可爱,我很喜欢你,你很年轻。我还没反应过来她想干吗,它就说,但是,你太年轻了,你就是个baby,什么都不懂。我态度非常礼貌的问了她一句话,女士,你知道中国历史吗?它说,我当然知道,我是记者,我什么都懂,然后就开始非常恶毒地骂中国gouvernment,骂中国人,骂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丫就跑了,跑得非常的快,我还愣在那里想不出要说什么话来反驳它。
  那天我真是气疯了,丫欺负我们中国留学生法语不好是吗?骂完都不等人争辩的,就这么跑了。我本来真是非常礼貌的对它们的,但是法国人实在太贱了,你礼貌的对它们,它们根本不会礼貌的对你。所以我们也没必要礼貌的对它们了,那天后来一路上,我见着挥舞反对奥运会旗帜的法国人就喊,“如果你对历史一窍不通,你就没有资格来说话,你们实在太傻逼了!”这句法语我说得绝对溜,而且我说完就走,留下一帮法国傻逼在那里发愣。
  
  4,法国人的“民主”与“自由”
  “宽容”是法国人的文化,可是看看它们的宽容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汹涌的北非移民(殖民地的后遗症,谁让你丫去侵占别人,自食其果),混乱的治安(巴黎是仅次于纽约的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城市,有的地区杀人案警察根本就不处理,只有连环杀人案才管),肮脏的公共卫生(进入地铁站那个味道啊,吐十天十夜都不够)。法国实在太自由了,白领可以自由的在酒吧性交,学生可以自由的做妓和做男妓,银行可以自由的在你的帐户里乱扣钱,地铁公司可以自由的把自己当警察扣留你,媒体可以自由的篡改新闻随口胡吹,人民可以自由的在地铁站撒尿,在地铁里强奸,可以自由的打架斗殴甚至杀人,警察绝对不会管,而且你杀人完全不用偿命,关三年后出来还可以继续杀。看,法国社会,这是一个多么自由的人间天堂啊!
  你们知道么,其实法国人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别说历史,它们的媒体天天在欺骗它们,什么把尼泊尔军警应说是中国武装部队的啊,什么从大图里截取一小张图片来扭曲事实的啊。它们只不过是被自己的gouvernment,自己的媒体愚弄而已。任何一个有点逻辑思维能力的人都知道,zang独和奥运会根本扯不上关系,为什么法国人就没这点逻辑呢?――答案是,它们嫉妒。巴黎和北京争办奥运的时候,巴黎失败了;巴黎和伦敦争办奥运的时候,巴黎又失败了。所以它们十分嫉妒,嫉妒我们经济发达,而它们自己经济萧条失业率全球居首,嫉妒我们产品成本低到处出口赚大钱,嫉妒我们办奥运,不仅光荣,而且能拉动经济,更能让世界看到中国现在是怎样的发展。在许多欧洲人的印象里,中国的图片都是农村,当我的法国同学看到人大的照片,看到厦门的夜景图,看到我家的照片,都惊呼,这是中国吗?中国不是应该一片破败,廉价劳动力在手工作坊里做出 made in china的低质量商品吗?――这就是无知的法国人。
  法国还特别特别民主。巴黎申办奥运会的时候,法国的工会不失时机的跑出来游行示威,说法国反对奥运,被奥委会的人看到了,谁还想让巴黎来申办奥运啊?结果巴黎申办失败了,它们又嫉妒,开始说北京不该承办奥运啊,又呼吁大家来抵制北京2008奥运。简直可笑之至。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全民上下团结一致,支持北京办奥运会。相比起它们的人心涣散,愚蠢行为不经大脑,巴黎有哪一点配和北京争?
  5,结语
  我们在国内的时候,也会说社会弊端,也会评论自己的国家。中国确实有许多的不好,可是世界上哪个国家没有点破事?可是只有我们自己有权说自己的家事,因为我们是自家人,了解自己的弊端。不了解中国的那些垃圾民族,没有资格来说我们。自己管好自己就够了,法国人自己的国家都管不清楚,经济下滑,失业严重,总统威信低,民众智商低,法国自己的烂摊子一大堆,根本不配说我们。
  这一篇文章确实很偏激。但是,我真的曾经很努力的,在过去的两年里,很努力让自己心态开放,接受批评,试图客观,试图用泱泱大国的礼仪文化来和它们相处。可是最后我发现,这完全就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我想用人的礼貌来对待狗,但是狗不领情,上来就是一通乱喉乱叫,冷不丁还咬你一口。从今以后,我不会再反咬狗了,我只会拿棍子打它们。我再也不会和那个种族歧视的变态英语老师争了,也没必要再跟它澄清我的国家,下次它再说的时候,我只会站起来说,我在中国拿一流大学的文凭,不需要你们这种三流大学洗脑教育,再见。我也再不会和任何一个愚蠢虚伪没文化的法国人争论了,没必要,它们根本听不懂。我只会对它们竖起中指,叫它们从我面前滚开。
  我本不想这么偏激。所有身边的中国留学生都说,呆够了,在这个烂地方,赶快拿了文凭赶快回国,整个国家在这里被欺负,而且是被一群这么无知这么低贱的人,我们干吗要留下来?我会继续在美丽的欧洲旅行,认识不同的人。我也会跟神忏悔我的愤怒和对法国人的谩骂,也会试着怜悯他们,试着爱它们,毕竟,他们真的是无知和自大,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是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这样的文章。
  愿神保佑法国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4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