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口村对岭口水库移民乱象的困惑与呐喊

  岭口村对岭口水库移民问题的困惑与呐喊
  在1990年6月的一份《零陵地区冷水滩市岭口水库左干渠规划设计说明书、概算书》上清楚地记载了岭口水库当时的基本情况:“岭口水库位于冷水滩市北部杨村甸乡境内,湘江一级支流石溪河上游岭口村的谷口,该库初建于1958年,坝高34米,为均质土坝小[一]型水库,1966年扩建为中型水库,坝高42米,是以灌溉为主,结合发电、养鱼防洪等综合利用工程,坝址控制集雨面积39.2平方公里,是我市唯一的一座骨干水利工程,有效库容1100多万方(因溢洪道未建成,实际上能蓄水800多万方),设计灌溉普里桥的5个乡43个村507个组的4.08万亩农田。”

  由于当时政府发动水利建设的历史特殊性及复杂的政治因素,岭口村村民面对损失无能为力,当时一些乡村干部记录了部分村民具体的损毁田地数目。据岭口村现年85岁高龄的欧阳景老人回忆说,当年修建岭口水库时,我们村的山林被毁、良田受淹严重,1990-1991年,冷水滩市水利局又对水库加高溢洪道,进一步损毁我村田地。说到这里这位耄耋老人忍不住潸然泪下。因为当时岭口村谁敢反对就马上对其进行批斗游街等处罚,大家都敢怒不敢言。当然,考虑到水库建设对下游广大区域田地灌溉的公益作用,岭口村村民也没有阻挠水库的施工建设,相信政府后期会对村民的损失给予确认和补偿。
  为了更好地发挥水库的防洪灌溉作用,提升岭口水库的实际库容量真正达到中型水库的标准,1990年6月,冷水滩市水利局对岭口水库进行了溢洪道及左右干渠的续建扩建工程,加高溢洪道20米。工程于1991年5月26日峻工,这些水利工程建设再次造成岭口村田地山林受损,合计损失岭口村房屋48座、良田302亩、旱地214亩、山林606亩;与岭口村毗邻的张家排村因修建水库拆迁房屋26座、损失良田110亩、土地124亩、山林不到200亩。续扩建工程设计图及设计修建方案在现冷水滩区水利局都有据可查。
  国家后扶政策出台后的乱象与困惑
  2006年5月17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完善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政策的意见》(国发[2006]17号文),湖南省人民政府也于2007年2月15日下发了《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完善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政策的意见》(即湘政发[2007]4号文)。国家对大中型水库实施后扶政策是对曾为国家水库建设“舍小家、顾大家”的库区移民的一种补偿,维护移民利益是政策的核心。但湖南省永州市冷水滩区政府及移民主管部门在岭口水库移民后扶政策的落实过程中乱象重重,不尊重历史,没有认真调查取证,剥夺库区群众的知情权、监督权,歪曲政策,敷衍百姓,造成库区移民群众的疑虑和困惑十年来挥之不去,群情激愤。主要表现如下:
  前面说到在1975年,上级政府党委考虑到因修建岭口水库,库区村组田地山林的严重损毁情况,批给岭口村全体村民水库前期补助统销粮每年9.6万斤,张家排村4万斤。岭口村享受了两年,因全国掀起了“全国农业学大寨”的热潮,大搞自力更生,地方政府将岭口村的统销粮给取消了,而张家排村的统销粮补助却依然存在,不知缘由。
  什么原因造成岭口水库库区两个主要行政村后扶政策的天壤之别?这一疑惑犹如一块巨石堵在岭口村2000多村民的心中。2007年,冷水滩区政府移民相关主管部门是如何登记核定这一数据的,至今仍然是个迷团,岭口村很多村民诉说,2007年湖南省出台后扶政策时大家根本不知道补助政策详情,也有村民传言张家排村因为有人在外地当官打招呼,才让张家排村全体享受到移民后扶政策。

  2015年5月,岭口村村民代表在湖南省移民开发管理局政策法规处了解到,湖南省对永州市冷水滩区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扶补助人口总数是10953人。据冷水滩区移民局相关领导介绍,冷水滩区符合后扶政策条件的大中型水库(库容1000万立方米及以上或水电站装机5万千瓦及以上)只有岭口水库和宋家洲水电站,位于祁阳县境内的浯溪水电站在冷水滩区部分乡镇有部分需移民安置的人口,但这部分安置人口是否属于省移民局所提供的10953个安置指标之中?村民亦无法了解。从湖南省移民局网站无法查询到宋家洲水电站的任何数据,我们也无法得知该水电站是否符合后扶政策。为此,岭口村村民代表数十次要求省、区移民局公开冷水滩区享有移民后扶补助的详细名单以解心头之惑,但省、区移民局都无可奉告、互相推诿。不能公开、公正、公平的对待库区百姓,又如何能够平息百姓心中的怨愤?
  最近,我们从湖南省移民开发管理局网站2015年10月26日公开的数据查到:“浯溪水电站全库区需进行搬迁建房人口为105户、438人,其中冷水滩区19户89人,全库区规划生产安置人口为8835人(祁阳县3590人、冷水滩区5245人)。”浯溪水电站在冷水滩区范围内造成的真正需要搬迁的移民人数仅为19户89人,但需生产安置的人口数高达5245人。但是岭口水库的修建,淹没了岭口村田302亩、土地214亩、山林606亩、房屋拆迁48座,除了已安置178人移民人数,岭口村实际需要生产安置后扶补助的人口数却为0。同样的淹地不淹房,为何浯溪水电站在冷水滩区生产安置人口的后扶补助的人口高达5245人,而岭口水库却没有?这也是岭口水库库区村民一个解不开的心结!

  2010 湖南省 >240 >770
  201l 贵州省贵阳市 10.34 60.29
  2008 贵州省清镇市 5.7 10
  2012 北京平谷区 0.827 >12
  困惑之三:水库移民PK渠道移民或其他移民
  根据冷水滩区移民局回复的内容,我们查询到水利相关工程文库公开的信息:“水利工程的建筑工程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枢纽工程,主要包括挡水、泄洪、引水、发电等具体项目。二是引水工程和河道工程,主要包括水库供水、灌溉渠道等具体工程项目。”由此可见,溢洪道或渠道工程本身就是水库建筑工程的一部分,怎么能够人为拆分,区别对待呢?
  另外,我们在《大中型水库移民统计指标解释》文件中找到关于“搬迁安置人口”的详细说明是:“指因工程建设征收土地或受其他影响,需要迁往他处进行建房安置的人口。主要包括居住在建设征地范围内的人口,居住在坍岸、滑坡、孤岛、浸没等建设征地影响区需要搬迁的人口,库边地段因建设征地影响失去生产生活条件需要搬迁的人口,征地范围外因建设征收主要生产资料而不能就近生产安置需要搬迁的人口。”该解释并没有对水库工程建设与灌溉渠道工程建设加以区分,只要是因工程建设征收土地或受其他影响,甚至库边地段和水库征地范围外因建设征地都是纳入移民安置的范围。
  8.18流血冲突的背后及未来
  “8.18上访群体事件”的发生既有它的偶然性也有其深刻的背景原因。自2007年冷水滩区实施水库移民后扶政策至今近十年,库区百姓诉求的困难并没有得到解决,地方各级政府对库区移民扶持似乎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对于群众的上访只有截访和维稳的措施。百姓无奈寄希望于中纪委等中央部委,可国家对于信访又规定了属地管辖的原则,导致中央部委对群众信访的批复文件又回到地方政府手中,从政府管理的角度,涉及机密的上级批文是不宜对群众公开的,但群众又会质疑地方政府故意隐瞒拖延解决问题的时间,如此翻来覆去,反而将矛盾更加激化。
  在信息技术日益发达、法制观念日益增强的今天,岭口水库移民的历史遗留问题却一直悬而未决,无疑也会更激发村民更强的维权意识,有的已经提出要求,全体村民将收回岭口水库所占用岭口村集体土地的使用管理权。矛盾直指岭口水库现场,是进一步激化还是退一步化解,这真是考验当前政府在处理公共事务方面一个重要课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one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