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故事:走or留?并不重要,只要你向往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来到新西兰已有些日子了,回头看看,除了昨天的事、上周的事也许还能依稀浮出脑海,其他的已然成为一个个片段的记忆了。
  生活就是一本流水帐,流淌得让人心疼。
  2014年11月前,生活正轨得不得了。
  早晨六点多起床,七点送女儿到学校,八点半前到单位,晚上六点离开单位直接去晚托班接女儿回家,老婆负责早饭晚饭。每月发工资的时候,算一算年底能攒多少钱充一充房贷。
  有的时候改变轮船轨迹的就是那么一缕轻风。
  11月的某一天那辆倒霉的自行车在送女儿上学的路上掉了N次链子,弄了一手油,班也迟到了。突然很郁闷,徒有高学历高职称的虚名,混了十年也没混到能开车进出厂区的出入证,上班只能自行车转地铁再转步颠儿。
  那一天突然发现开着似曾相识的会议,解决着一直在解决的问题,贯彻着一直高大上的口号。计划、总结、节点、确认、指标、绩效,我勒个去。老司机说,都是这么过来的,不要抱怨。可是那天赶巧了,我偏就认真的崩溃了一次。

  自行车掉链子――

  真决定要走的时候,已经是理性的思考过了。人生的轨迹只能有一条,所以没有可以比较的,没有好坏之分,怎样选择因人而异,当时的我,愿意选择一条没有经历过的路。
  花了一周的时间研究了如何去新西兰,居然发现有一个人迹罕至却很适合我的路径,也是由于罕见,所以移民顾问使不出太多力,一切都靠自己摸索张罗了。整个过程是按照常理出牌的倒叙进行的,11月底辞职,12月卖房子,1月初签证获批。如果批不了我就成无业游民了,后怕。

  3月到了新西兰,
  当时朋友圈子里没有一个和新西兰有关的,没有人接机,到了机场直接打车,印度司机帮我把行李放到后备箱之后返回驾驶室,发现我占了他的座位,诧异了半天。我说了句抱歉,别扭的坐回到左边的副驾驶。三哥还说中国人印度人全球到处都是,听着不爽,也听不懂他蹩脚但很流利的英语,一路无语。
  阴天,天还不怎么亮,

  在旅馆里住了一个星期,
  买车,

  
  这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
  在哪里都一样

  有的人来了,却能憋出一身毛病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