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话题]八年时间办美国绿卡的故事(转载)

出国真的很难 更难的是还有人花8年搞它 跟的上8年抗战了 不过很多可以细节值的留意学习
  
  漫漫长夜等绿卡,这话一点都不夸张。昨天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说他们家2001年递上去的485申请,到现在杳无音讯,问我有什么办法。象这样的电话我接到好几个,不管是我的朋友,还是我朋友的朋友,我都耐心听他们叙述,尽量为他们出点主意想点办法,安慰他们。我是多么理解他们此时此刻的心情,因为我们也有过相似的经历。
  1995年,我先生硕士毕业在州卫生部找到了医疗统计的工作。工作半年后,老板同意为我先生办绿卡。我们请了我们地区最有名的律师,他建议我们先办国家利益豁免申请,他告诉我们他事务所先送了十几份申请一下子批了,然后又送了五十份也都批了,形势一片大好!我还记得当时我问他我们的申请被批准有多大的可能性,他告诉我美国的律师从来不说百分之一百可能性,你们的申请百分之九十九会批准的。我们听了当然很高兴,当即写了一张$2500的支票付了律师费,在家等绿卡。
  1996年的4月份我们把所有的申请材料送到律师事务所,9月份我们收到移民局收到申请材料的收据,10月份收到移民局要求补充材料的信,12月下旬我们收到了移民局拒绝申请的信,这是圣诞节前夕,我们记得当时我女儿正和她的朋友一起在搭‘金桔屋’。听到这消息,她们当即推倒了这‘金桔屋’。我们简直不能相信这么强的申请材料会被拒绝。我们打电话到律师事务所没人回答你,只有电话录音,你留了言,也没人理睬你。你急得头头转,他们在高高兴兴地过圣诞节和新年,一直等到新年的一月六日律师事务所开门,我们天天打电话总算和律师约了个见面的机会,一月底我们见到了律师,他告诉我们国家利益豁免申请非常难办,移民局现在控制这类申请很严,九月份送上去的一批二十人,只有两个人批了,其余都被拒了。当时我问律师为什么我们4月份送上的材料,你一直拖到9月份才送到移民局,他没正面回答我,只是说别着急,我们可以上诉告移民局,他义正辞严。我问上诉要等多长时间,他说6个月到一年。我们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让律师为我们上诉这申请,费用是$1000。
  再见了加拿大,再见了多伦多,我们又回到了美国。女儿紧紧地抱住被子说这下安全了,回到了自己的家。她哪里知道这不是她的家,她的家在中国,这只是临时的住所,如果我先生签证到期,没绿卡还是要回国去的。这是她的家,不错,她在这里已生活了这么多年,在这里上小学,上中学,对中国的一切越来越模糊了,而对美国的一切越来越熟悉了。中文会讲但不会写,怎么回中国去读高中考大学。女儿的前途,前途……我们的心在颤抖。
  办技术移民类申请程序很长,先要申请登广告,办劳工卡,再140申请,485申请。每走一步都要老板签字,每走一步都有被拒绝的可能,每走一步都要等很长的时间,在这期间和我们差不多时间到美国的人都拿到了绿卡,买了房子,有的拿到了绿卡跳槽找到了高薪工作,我的‘红眼病’又发了,我冲着我先生嚷着‘你怎么这么没本事’,‘有本事你自己去办’先生反击我。是啊,与其跟他吵,还不如自己想办法,我下决心要自己去读书,拿学生签证,和他身份分开,两条腿走路。自从我去读书后,家里也宁静下来了,再也不为绿卡问题争吵了,一是我读书忙,二是我先生身上的压力也减少了许多,即使我先生工作身份失去了,还有我学生身份。等到我拿到学位找到工作自己也办绿卡时,我深深感到当时向先生发脾气是多么的残酷啊,每当我敲开老板办公室,请他写推荐信和签字时,我就想起我先生一定也是这样,等办公室的人都走了,硬着头皮去见老板,请他签字。美国的老板是不会随便给你签字的,因为这要负法律责任的。因此你必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把复杂的移民法用简洁明了的语言告诉老板,人事科主管,财务科主管,这对一个读理工科出身,不善言辞,长期和公式,数据打交道的人来说是多么不容易啊。先生是为这个家忍辱负重,作出贡献。
  春去秋来,一年又一年,在这极其困难的日子里,唯一使我们感到欣慰的是我们的女儿,她亲眼目睹了我们为这张绿卡千辛万苦,她知道父母是在为她的前途当铺路石,她在学校更努力学习,她给我们带来了学校优秀成绩单,奖状,奖杯,奖学金,她给我们的小屋带来了欢笑和希望,看到女儿的进步,看到美国的机会,促使我们一定要把这张绿卡拿到。我们学习移民法,根据我们的实际作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在老板的支持帮助下,先生的劳工卡终于拿到了,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胜利,因为广告登出后有28个人来应征这工作,老板都一一面试,按照法律条款来行事,用事实来证明没有一个美国人能符合胜任这工作。先生的勤奋工作,聪明才智赢得了老板的赏识和劳工部的认可。
  拿到了劳工卡,等到了140申请的批准,等到我们去绿卡面试时,移民官拿出我先生的材料,这材料已累积成象一本大字典一样厚。面试护照盖章后的一星期我们收到一封从移民局寄来的信,‘欢迎你到美国’,我们一家三口异口同声地说‘欢迎你到美国’,我们苦笑着。我们已住在美国十年有余,但这都是临时的,现在才是美国永久居民了。又过了一星期,我们收到了绿卡,1/18/2003,这天正好是我先生的生日,没有鲜花,没有蛋糕,这张绿卡就是给我先生最好的生日礼物,我们一家三口坐在一起谈啊谈啊,回忆我们所走过的路,这条路是多么艰辛,多么险峻。这块心中的大石头在我们心中整整压了八年,现在总算给放下了,我们可以扬眉吐气地在美国生活了。我先生前任老板(现在已退休)得知我们拿到了绿卡,特意从外州邮寄了一大盒名牌巧克力表示祝贺,他知道我们这张绿卡来之不易。先生的同事还为我先生举办了一个‘绿卡’庆祝会,我老板还送了我一面印有美国国旗的胸针,以示祝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3 × f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