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骷髅会”、“共济会”、“罗马俱乐部”、彼德伯格俱乐部……
  日前出版的一本新书《彼德伯格俱乐部:操纵世界的影子集团》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它由国际知名的调查者丹尼尔?伊斯图林所写,他连续15年对这个名叫彼德伯格俱乐部的组织进行追踪,在书中他向读者揭开了这个组织的神秘面纱。
  什么是共济会?
  "影子集团":他们在暗中操纵世界
  政要、商业寡头
  彼德伯格俱乐部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冷战初期,西方国家高层普遍认为,如果有影响力的领导人能在他们公开的姿态背后实际控制世界事务,那么,严重的经济下滑以及新的世界大战是可以避免的。于是,在1954年5月底,由荷兰亲王本?哈德组织,来自世界经济、政治、军事领域等方面的精英在荷兰的彼德伯格酒店开会,与会者同意成立一个秘密团体,并以该酒店的名字命名。从此,他们每年都在世界某地的一家豪华酒店里举行会议,秘密谋划人类社会的未来。与会者的资格很严格,必须由彼德伯格俱乐部的 亲自邀请,附上会议筹划指导委员会成员、顾问小组、名誉秘书长的推荐信。没有人可以通过金钱、权力或其他关系打通前往彼德伯格会议的道路。洛克菲勒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和荷兰王室是彼德伯格俱乐部的核心。
  重量级政要,如美国副总统、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的局长、北约秘书长、美国国会议员们、欧洲各国的总理们、反对党的领袖们等;世界经济的操盘手,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联邦储备银行的 。此外,还有世界上最大的100个公司的董事会 ,比如戴姆勒?克莱斯勒、可口可乐、英国石油公司(BP)、高盛、微软等等。
  统治世界的精英俱乐部?
  在不少人眼中,彼德伯格俱乐部是改变世界的“阴谋理论”的成形地,多年来是躲藏在黑暗中掌控全球的一只手。丹尼尔?伊斯图林在书中披露,当世界范围内某个政体需要更迭,无论这是基于支持某个福利国家的需要,或是改变不稳定的资本流向,只有彼德伯格决定要解决这个问题,它才会发生。
  比尔?克林顿,1991年出席彼德伯格会议;1992年获得了民主党提名,并被选举为美国总统。托尼?布莱尔,1993年出席彼德伯格会议;1994年7月成为党魁,并于1997年被选举为首相。乔治?罗伯逊,1998年出席彼德伯格会议;1999年8月被任命为北约秘书长。1980年12月10日彼德伯格“300人委员会”命令,正式起用在法国建国伊始就被弃置的社会主义者弗朗索瓦?密特朗为法国下届总统。
  丹尼尔?伊斯图林认为,彼德伯格俱乐部试图控制美国总统、自由世界的所有主要新闻媒体机构、所有重要的政治家、金融家,以及世界上所有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及其货币供应、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还有所有和联合国有关的渠道。他们能摧毁任何事物:无论大小,只要是妨碍他们创造统一世界的新秩序。它的理想初衷,就是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影子政府。

  从1954年荷兰乌斯特比克小镇彼德伯格酒店的一次秘密集会开始,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人每年都会聚集在一起讨论和决定世界的未来。洛克菲勒、基辛格、布热津斯基、克林顿、布莱尔这些人名,以及北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美联储、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高盛、微软这些组织与机构的名字,都曾在与会名单上出现。越战爆发、肯尼迪遇刺、中美建交、尼克松因水门事件下台、石油危机、星球大战计划、罢黜撒切尔夫人,在这些风云变迁背后,这个世界“影子政府”的身形一再隐隐掠过。但是,“在他们超过50年的会议历程里,新闻媒体从来都没有被允许出席,与会者的决议从来没有被公开过,会议日程也从来没有被公诸于众”……成员高贵、位高权重、影响力巨大、无孔不入、形象神秘,彼德伯格俱乐部的故事,的确完美地糅合了阴谋论的所有基本要素。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提醒我们,永远不要混淆“可能”与“必然”、“相关”与“因果”之间的差别。正如《科学美国人》杂志所分析的那样,阴谋论的成因可以归结为两种心理暗示:倾向于从无意义的随机事件中寻找有意义的模式,倾向于相信世界被隐秘、别有用心的机构所控制。当事后诸葛亮们把随机事件组合成因果链,再饰以神秘组织的卖点,历史故事就会变身为推理悬疑,最后甚至会成为虚构作品、架空小说。阴谋论的荒诞不经、虚妄离奇,正是源于此种幼稚思维。
  有趣的是,如果彼德伯格俱乐部的特征在于严格划分圈子的俱乐部以及神龙见首不见尾,那么我们从公开资料中完全有可能发现它在广州也有分会。证据就是不久之前本地某报对某片创意园区的报道:“还有一个黑色玻璃幕墙的懒人公社,这时刚好遇到一位开奔驰的会员前来,他说懒人公社的会员都是些‘优秀的人’,他坦承‘有钱人不一定都优秀得可以加入懒人公社,但没钱一定不能加入’。”原来自视高人一等、有意藏匿不彰的“阴谋集团”,不过切近如此;近得从天河打辆车过去,还用不着跳表。
  据何新透露,2005年时,共济会曾在伦敦开会,决定在2012-2014年时发动核战争。核战争后会向中国投放生物武器,中国将面临瓦解。随后,真正的战争开始,最终目标是使地球人口减少50%-90%。在未来的新世界中,只让“精选”的人种存活下来,开始为期11500年的新循环。
  再者,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人,每年还要在彼德伯格俱乐部开一次会,这么多“讨论和决定世界的未来”的会议,会不会有冲突?几个组织间是怎么协调共存的呢?
  那么问题就更严重了:何新老师口中的共济会、加拿大人揭露的彼德伯格俱乐部、权力通天的骷髅会、《货币战争》中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达?芬奇密码》中的圣殿骑士团、《天使与魔鬼》中的光照会,这些“上帝”们,到底谁更厉害?
  1717年,近代共济会成立于伦敦,共济会成员秉持“兄弟之爱”、“救赎”(即慈善)和“真理”(亦即良好的道德)等价值观。共济会(Freemasons)中的mason,本意是指石工、泥瓦匠,取这个名字,意思是说,如果能在现实生活中践行古代能工巧匠们的准则,我们将受益匪浅。
  光照会在其高峰期仅拥有4000名成员,骷髅会目前在世会员为800人左右,彼德伯格俱乐部连网站都没有。这些实际上很小众,也谈不上对成员有什么控制力的社团,怎么可能玩转地球呢?反过来说,共济会的确有好几百万成员,但如果想“神秘地做重大事情”岂不毫无可能
  这些故事听起来确实曲折生动,而且似乎能让人一下子简单明了地了解所谓“历史真相”,像金融危机这种纷繁复杂的事件,“一小群神秘人物幕后操纵了所有事件”的说法实在是一个相当有吸引力的解释,并能有力地激发人们的想象力。然而,历史真相究竟如何?共济会真的是这样一个庞大的操纵集团吗?
  和其他秘密组织一样,共济会最让人恐惧、也最让人感兴趣的就是其神秘,虽然它已经是这类社团中最不秘密的一个了。实际上,围绕着它的众多阴谋论,最关键的一个矛盾就在于:所有这些论调都声称共济会秘密干下了所有这些事件,因而是一支可怕的隐秘力量;但同时,人们却又似乎普遍知道这些事正是它所操纵的――而这就谈不上秘密了。
  秘密组织的起源年代通常难以认定,就像中国人所熟知的天地会,虽然常被认为由郑成功创立,但实际上很可能直到一百年后的乾隆中叶才成立,而其口号“反清复明”更是直到嘉庆年间才出现。共济会也是如此,它的第一个总会所(Grand Lodge)于1717年6月24日成立于英国伦敦,此前只有一些贵族和高级神职人员不定期在一些小酒馆里的非正式集会。在这一天,会员们投票选举安松 塞亚为第一代总导师(Grand Master),因此这一天普遍被视为近代共济会运动的开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共济会和光明会一样,都主张用理性力量来改造人类心灵,甚至推广启蒙原则,并进而改变世间秩序。这种信仰在欧洲也有着深厚的根源。如《所有可能的世界:地理学思想史》一书中所言,“从最早的记录开始,在思想史中就贯穿着这样一个概念,即一个有秩序的、和谐的连贯的世界。人类本能地排斥一种观念,即人和他们周围的环境是众多偶然因素的结果。”在欧洲思想中,这种“有序世界”的观念尤为强大,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就用严密的数学规律来解释世界的有序性,他们认为数就是“人类思想的向导和主人,没有它的力量,万物就都处于昏暗混乱之中”,强调只有在这样的秩序中,我们才发现了一个可理解的宇宙。这个学派的密教特征与共济会不无相似之处:严格规定所有教徒必须对教外严格保守秘密,不得泄露有关教派的一切规条、教训、学说、状况;在教内不立文字、不做记录,所有教导、指示都只凭师徒、上下级之间的口耳相传。
  ■ 发展:公开化与神秘性
  早期共济会是秘密结社,他们大多是通过秘密的人际网络发展,成员大多来自上层社会,热衷于维持排他性因素,例如1780年代初的法国共济会成员虽然彼此互称“兄弟”,但禁止工人阶级会员加入,更坚决排斥女性,因为“自由交往和启蒙的责任只是男人们的事情”。这也是不同国家秘密组织的共同特征,严格会员资格、入会仪式的强调能在成员内部创造出一种自豪感,并有助于形成一种内部团体感及手足之情。
  同期共济会也在迅速地向外扩展,尤其是英属领地,爱尔兰及苏格兰总会所分别于1725 年和1736年成立。所有共济会的内部派别都扩张至英国在北美的殖民地,其会员确实在美国独立战争中起到了一定作用――例如美国国父乔治 华盛顿就是弗吉尼亚殖民地的一名共济会成员。1920年代,200万美国共济会成员为纪念这位先驱,共同修建了一座“乔治 华盛顿共济会纪念堂” 。但华盛顿是其成员的事实,并不能证明共济会在背后操控和组织了美国独立。
  进入20世纪后,共济会主要以基金会等现代组织形式存在,其成员活动已基本公开化。不难看出一个基本的历史脉络:共济会这个组织的神秘色彩随着发展而逐渐褪去,以理性改造世界秩序的信念已逐步变成推动慈善事业,人们对它的组织内部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可以说这个秘密组织已经没有多少秘密可言。然而一个看起来十分费解的悖论是:无论在大众心目中还是通俗读物中,关于共济会拥有许多秘密权贵成员、并在幕后操纵惊人阴谋的传闻,却从未衰歇。
  自共济会诞生之后,这一名字几乎就没有离开过阴谋论的漩涡。吊诡的是:某种程度上正因为共济会是近代西方最早为人所知、也为最多人所知一个秘密社团(这就意味着它已经不大秘密了),又有着重塑世界秩序的信念,所以人们经常将许多真实或虚构的阴谋归于它的名下。这就像基地组织一举成名之后,每当世界各地(尤其是中东)发生什么恐怖袭击的时候,世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会不会是基地组织干的?
  这些阴谋论的先驱之一是苏格兰人John Robison,他于1797年提出一种观点,即美国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这样惊心动魄的革命活动必定是被操纵的。两年后,美国神父Jedidiah Morse发展了这一观点,推断光明会和共济会已经渗透进美国,“共济会已经与美国体制结构彻底捆绑在一起了:他们并不准备推翻政府,因为他们就是政府。”
  很多谣言都有着旺盛的生命力。美国政府关于肯尼迪暗杀的说法迄今未能说服所有美国人。1981年美国还谣传宝洁标志是魔鬼标志,隐含着撒旦数字666,是敌基督化身,据称宝洁还将公司利润的10%奉献给一个信奉撒旦的教派。为了杜绝这个谣言,四年后宝洁决定自此在所有产品上取消这个图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共济会相信并向往一个有秩序的宇宙,而这些阴谋论的信奉者也是出于同样的缘故:他们总是想象在偶然、混乱、错综复杂的事件背后,隐藏着一个秩序,只不过那是被一小群人操纵的秩序。
  当然,阴谋论至少有一个好处:为通俗文学和电影提供题材。许多这类故事都包含着相同的叙事:你可能不知不觉地生活在一个被人操纵的阴谋之中,无论这个操纵者是他人(《楚门的世界》)、电脑网络(《骇客帝国》)、还是共济会(丹 布朗的新著《失落的秘符》就将谈到共济会),而英雄人物首先要做的就是Trust No One(不要相信任何人),因为一切都已被操纵,并孤军奋战,最终找到这个操纵者并击败他。不难看出,这一直是好莱坞电影中最受欢迎的故事模式之一。从这一点来说,阴谋论还将会有市场,无论它宣称控告的是共济会还是其他魔鬼。■
  ★ 共济会在伦敦成立后,逐步影响英国王室,英王乔治四世、乔治六世、爱德华七世、爱德华八世等都曾加入共济会;
  ★ 美国首都华盛顿在规划之初就已将共济会的密教符号隐化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包括白宫和街道规划中;
  ★ 1元美钞背面的金字塔、眼睛等图案均为共济会的秘密符号;放在该徽记旁的拉丁文OVUS ORDO SECLORUM也是共济会用语,指“新纪元的秩序”,指美国脱离英国独立后建立的新秩序,也隐含“新世界秩序”之意,即共济会试图操纵建立的世界秩序;
  ★ 共济会操纵美国发动反恐战争,以便开创一个新的自由霸权秩序;
  ★ 美国现任总统巴拉克 奥巴马既是共济会、也是光明会成员;
  ★ 2003年之前,全世界电影界最隆重的奥斯卡奖都是在共济会公所举办的;
  ★ 当年孙中山发动辛亥革命所借重的海外华人秘密团体洪门,也是共济会的底层组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our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