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迷茫……
   我去年6月国内本科毕业,工程专业,现在算下来工作刚1年多。感觉这一年多以来,一直在迷茫,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去发展,在工作和生活中似乎找不到满足感,周围的前辈和牛人总会不自觉的给自己形成压力。有很多想法很多抱负,却好像很难实现。想学的东西很多,想做的东西很多,却不断的在迷茫,不断在犹豫。
   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这代人和社会环境所特有的现象,一批出来的同学好像大多都有这样的感受,而且都觉得现在的工作郁闷,准备跳槽。可是换个工作以后就会得到想要的满足感吗?一样是未知数……
   说一下我的经历和感受,希望朋友和前辈能给我些指点和意见。
   去年6月份毕业,专业是机械设计。大四找到深圳一家日企做开发设计,毕业后直接顺理成章过来工作。这家企业其实很不错,大企业,管理规范、制度正规,同事间关系好,课余活动和组织也丰富多彩,薪水也比较合理。一批新进来的毕业生一共有二十多个,有机械专业的,模具专业的,日语专业的,管理专业的……。新入社自然是要先培训,而公司的培训做的很认真,培训计划也很详细。以前的师兄师姐进来都是1个月的培训,然后分到各自的岗位直接开始工作。而恰好从今年开始,公司决定对新入社的毕业生实行一年的培训,再分会各自部门。这样的改变,很好,也很不好。
   对于新入社的我们来说,能够提供完善的培训当然是最喜欢不过了。因为刚从学校出来,到了企业感觉一切都很陌生,不知道从哪里入手。这家日企在深圳的公司,是以制造为主的。大部分中国目前的外企都是制造为主的,低成本的劳动力,强大的消费市场,甚至日益疯长的地价,都成为很多外企来中国投资的原因,这里扯多了。既然是以制造为主的日企,那产品开发的核心技术自然是掌握在日本人手里,中国所掌握的只是生产和衔接日本新制品导入。自然公司里就分为设计部门和生产部门。在一年的实习计划中,公司的目的是希望新卒能够在不同的生产部门实习成长,等1年后做回本部门工作时,设计也好,生产也好,有了一定的基础后,会上手更好,并且能促进各部门的沟通和生产衔接。一年的培训,先是1个月的集中理论学习,企业文化,产品原理,工作流程。然后分去不同生产部门,组装、模具等,在各部门进行2个月的生产认知实习,每个部门里面有课、系,都有前辈指导。然后就给一个具体的岗位和工作,在具体工作中学习成长,直到一年后岗位再调整,可能回去招聘时的部门,也可能留在实习部门。
   1个月理论学习后,我和其他两名做设计的去到注塑模具部实习。刚开始两个月是在各个课、系各实习1周左右,有涂装、成形、评价、保养、模具设计、加工等。刚开始很新鲜,但很快,问题就出来了。这样的实习一般是到处看看,然后就没有什么事情做。天天在现场软磨硬泡,自己主动去找各项文书来看,主动去学成型机操作方法、涂装手法,但前辈和技术人员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不能放下来全程陪同我们。所以刚来的热情,慢慢就在这样的实习中一天天消磨。每天回到家后,和新来的同事聊,大家都是一样的感受,迷茫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两个月下来,每个小部门,每个课、系都走了一扁,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比较了解整个部门的运作情况了,工作流程,以及各部门的工作方式。但日子还是一天天无聊,我也利用无聊的上班时间,自己看了些日语,初级日本语上下册,每天没事做就在办公室找个空桌子看。还真是佩服那时候的自己,竟然每天1课,两天1课的坚持了好久,那种充实的感觉持续了好几个月呢。
   两个月实习完了以后,一个同学不习惯这边的实习工作,觉得没意思,正好又有个名额可以去组装部门,于是他去了,剩下我们两个设计的在这边。这会儿注塑部又有个项目:自动水口剪除装置。正好我们俩机械设计专业的,于是加入这个项目。刚开始热情很高,去别的公司参观,回来后自己follow别人的设计,画画图,敲敲打打。说实在的,这个项目根本就不是个项目,前景倒是很大,做出来了对公司的利润也很可观,不过负责这个项目的就一位十多年经验的保养设备的老师傅和我们两个新手,完全没有经验,也没有技术积累可言嘛,更别说理论基础和设计思想了。完全就凭着老师傅的经验,这边加个杆,那边加个电磁阀,写写简单PLC程序,也就这样。在稀里糊涂整了1个月后,终于发现这个项目这样干下去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可是上面下达了任务,要做这个项目,老师傅压力也很大,于是整天就带着我们左敲敲,右打打,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的过下去。至于公司的核心数码产品,却基本上没怎么接触到。想想一年后分回设计部门后,没有这些产品的基础知识,怎么去处理新产品导入,怎么去衔接设计与生产啊?其间自己也做了些水口剪除装置创新的设计,可以说是做出一个更为复杂,功能更易实现的设计,可是还是感觉离设计要求太远了,因为我们没有技术团队,没有理论基础,没有设计经验,就是像在做玩具一样瞎搞。
   于是更加迷茫。以后要做什么呢?再以后要做什么呢?这些日子对以后有帮助吗?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问问其他部门的同学,大多感觉都跟我一样,觉得天天是在混日子,没有成就感,没有满足感。其实大公司就是这样子,尤其还是个大日企。有相当一部分系长、课长也是在混日子。很多是高中、技校毕业就一直在这里干,十多年熬出头了,没有更多的激情,也不愿意再换工作,因为换工作绝对拿不到现在的薪水和人脉。并不是说他们学历低,不适合这样的职位。而是因为教育和经验的限制,使得在目前的岗位上,只能保证工作正常进行,很难再上到一个新的高度。当然,并不是所有都这样,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很积极,很认真,不断在上进,同时也不断获得更高的机会。整个公司就在大部分人无所做为和少部分人积极作为,以及再少部分高层勾勾心斗斗角之间不断发展。相信大多数公司都是这样。于是我们也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不断的矛盾,不断迷茫,不断挣扎。
   日企有个很“好”的习惯,论资排辈。当然,我并不是鄙视这样的习惯,也不是盲目的自负认为自己想要马上超过谁。只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对于年轻人来说,前面的不走,就很难得到更高的起点和机会。现实上既得利益者是不会轻易放弃其利益的,就算是不做为,也要“坚守”。这样只能导致人才的流动加大,公司效益停滞不前。于是每个人都在这样的环境中,一天一天的磨,一天一天的享受或者是煎熬。同一批的兄弟们都跟我一样,聚餐的时候,一边骂公司的环境干得郁闷,一边又感叹不知道该怎办。呵呵,人啊。
   我们一起来的不到3个月就走了一个,去日本读硕士。过不久又走一个,跳槽去华为做市场,结果被派去墨西哥。过不久又走一个,也是去日本读书。接下来就是我了……
   不过有一点,在公司的时候觉得整天无所事事,没学到什么东西。倒是离开的时候,一回头,发现其实已经潜移默化的学了很多,很多。这种感觉真强烈。
   朋友1月份来了新加坡,是这边的公司在国内招的,新航。于是她让我也来。碰巧又在网上发现了一个新加坡政府EPEC的项目,拿到EPEC证书后,允许来新加坡境内找工作。在深圳已经迷茫好久了,不知道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于是就想换个环境试试。其实大家都想跳,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
   一切都办得很顺利,很快拿到EPEC证书,与大家分别的日子也来临了。一起来公司的兄弟们,积累了很深的感情,就像一个班的同学一样。真要离开的时候,倒也变得失落起来。最后3月份走之前,最后又一起聚了一下,感慨万千啊。每走一个人,对大家的触动都很大,对早我们一两年来的师兄师姐也是一样,都会让大家的心痒痒一阵。顺便提一下,我走后不久,又有一个同学拿到美国全奖读PHD,也离开公司先在花旗做着等开学。一个同学跳槽做销售。一个同学回到湖南重新找工作。一个师兄回去武汉一家奥地利光学公司,一个师兄找到日本的工作……。公司少了我们,照样在运作,作风依然,习惯如常,受享受的享受,受折磨的折磨,都在一天天过着生活。
   3月中旬来到新加坡以后,便开始准备简历找工作。由于不是PR,不是公民,又拿国内的学历,又没有多少工作经验,在新加坡找工作,很难。每天投简历都没回复,久了以后不免担心起来,担心找不到工作反而浪费时间。就这样投了1个月简历,终于有了第一个回复。一家做工程的公司,做contractor。面试我的是机械部门的Senior Manager和Manager,两个都是中国人,来了新加坡10多年了,都是超级超级好的人。于是二话没说,confirm。第二天便开始上班,也没有多考虑再找找其他工作,关键是面试的时候,就被两个人打动了,觉得在这边干中国人多,人情味多一点。就这样,开始新加坡的新生活。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做工程的,在新加坡做工程的,一定是累!很累!现在我的工程是一个美国药厂的施工,负责做药厂里的工艺管道。工地和住所离得比较远,虽然新加坡很小,可是道路弯弯曲曲,又堵车。我住在最东边,工地在最西边,每天早上6:08分闹铃必响,骑单车10分钟去到MRT(轨道列车),坐50分钟,再在车站坐同事的车到工地,8点10分之前一定要到。晚上7点从工地往回赶,到家大概8点半。一周六天。关键是Senior Manager和Manager十几年都是这样下来的,他们现在比我还夸张,每天工作时间大多是超过12个小时的。无语……。
   做这个工程学到了很多东西,现在我要买材料,要算progress claim,要扒图纸,要和鬼子打交道,要和supplier打交道,要跟自己的工人打交道,日子可是比在深圳的时候充实多了,也学到了不少东西,看似日子比在国内的时候有趣了很多。
   但是渐渐的,发现不喜欢新加坡,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同时也再次迷茫起来--不知道以后要干什么,因为不喜欢新加坡,也不想干一辈子工程。新加坡太小,90年代发展又太快,导致新加坡政府培养出新加坡民众一股很讨厌的小国心态。自认为很了不起,很自以为事,有时候会看不起中国人,更别说其他地方的什么印尼、菲律宾、印度。虽然不是很个案,对个人的表现也没那么夸张,但是可以很真实的感受到整个社会的这种压力。其次新加坡节奏很快,甚至有点病态的一味追求快节奏。感觉到了周末休息走上街,人潮涌动,都在用很快的步伐和语言,大家都被带得很累。再次新加坡是个限制很多的国家,消费、娱乐、休闲、言论等等,都在政府划定的条条框框之内,很是没有自由。当然,新加坡经济起飞的这么快,很大程度上也归功于政府的政策,就是这样的政策,带来了新加坡的繁荣,但同时也限制了很多人民的自由和权力。还有就是新加坡人的英语,口音实在重,我没有办法去认同这种Singlish的文化,自然也就不喜欢这边。总而言之,对我来说这里不是一个适合久待的地方。
   所以现在依然迷茫,每天很累很累的迷茫。早上一起来,努力说服自己今天会是美好的一天,可以学到新的东西,可以在工作中锻炼很多,没到晚上坐在回家的MRT上,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同事疲累。长时间工作以及病态紧张的社会压力,会让我在MRT上想很多,想到现在的生活自己满意吗?想到现在可以积累些什么为以后的工作呢?想到什么时候选择离开呢?想到离开后又去哪?又做什么呢?
   在国外的日子,有时候会很孤独,有时候会很空虚,空虚得可怕。上周还跟大学同寝室的哥们聊呢,第一次毕业后4个人同时在网上。聊着聊着一下子眼泪就出来了,好想再回到那时的学校生活,足球、烧烤、摇滚、魔兽,估计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体会那时的生活了。
   所以现在还是在迷茫,在生活中还是找不到满足感。这种满足感不是来自经济的压力,不是来自买房的压力,不是来自权力的压力,而是真真切切的觉得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产生的不满。像我现在每天回到家已经很晚,没有时间踢球,玩音乐,没有时间和朋友三五成群的出去烧烤,谈天说地,没有条件养一只自己多年来一直想养的狗,因为没时间照顾它,更没有时间享受和它在一起的日子。如果哪一天我又离开新加坡去别的地方,它该怎么办?一切的一切,源于对生活的不满足感。
   于是想到可以去澳洲,技术移民过去,又后悔当年在学校没有考雅思,没有学车,现在又要时间来准备,东差一点,西又差一点,到头来想法最终是矛盾的,去与不去,什么时候去?去了以后又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吗?未知数……。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特别是像这样刚毕业出来一两年的人,想要的东西感觉老是和现实对不上号,一直在追求,却一直找不到。在新的环境发现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于是继续寻求改变,继续追求。就像围城,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进来。人就是不断的进进出出进进出出,可还是会继续想进出。
   也不知道这叫不叫梦想,如果真叫梦想,我在追求梦想的话,那这个梦想到底是什么呢?我一直都想不出来。
   稀里糊涂发了一大篇牢骚,实在是因为迷茫了很久,到现在还没有答案自己想干什么,想去哪里,想要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我问同年纪的同学和朋友,大家似乎都有这样的感受。不知道是现今的社会造成了我们这种现象,还是我们这代人所成长的经历带给了我们这样的感受。关于这点,你们也有一样共鸣吗?
   也希望前辈们能给我一些意见,给我一些人生阅历的分享,好让我在今后的路程中,可以有一些指导和遵循。
   谢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ifteen − thirte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