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

丹麦电影《去往蒙巴萨的单程票》
  早晨读关于卡夫卡经历死亡历程的文字,一段关于他得肺结核后,一次住院时认识了一位同得次病的捷克同乡。因只有他俩可以讲捷克语,这位五十开外的男子特邀请卡夫卡到他病房一坐。当他看到该病友正用几面镜子借用太阳光线的反射来照射喉结中的肿块,以达到治疗目的。在那个年代,据说这是种治疗方法。卡夫卡是个敏感要强的人,也许他跟本就不能接受自己得的这种病,在直愣愣的对准病症的外形,他感到恐惧和恶心,当时他就晕眩了。病友也为他的表现下着,一宿没睡。第二天他未带任何物件,只身踏上去往他家乡方向的火车。不知是故意还是意外,他死在两节火车的中央。这故事着实让我震惊,偏偏下午看到的电影《去往蒙巴萨的单程票》也有类似的情节。主人公得了遗传的白血病,到医院住院时看到跟他同样病症的病友,神情变得紧张怪异,他当即就对护士说换个病房。
  电影《去往蒙巴萨的单程票》是作为寓言式电影形式来演绎故事的,在一连串总故意留白的虚实空间和情境变换中,看着不能为自己掌握的年轻的生命仍然要拼命体验蒙巴萨的阳光和大海,要来一场爱,要完整体死去。
  同是白血病的主人公目睹了这一切,人生,还有什么话要讲呢?他和女友呆呆地坐在海滩边,夕阳的光芒映照了他们整个身体,漂亮极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5 × one =